我的客户里自己做私营企业的不少,也有一些在其他性质的企业里掌舵或处于决策层,他们有一个共性,即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迷信执念,本质上算大众锦鲤类日常迷信的一种。

至于官面上的人,因为这个话题较敏感,这里就不谈了,但你们去看看央视的反腐宣传片,就能知道实际上他们的迷信程度只会更甚。

有人可能会说:你不就是搞迷信的吗,竟然还说别人迷信?

可与我稍有接触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做着迷信工作反迷信的急先锋,我的观点一贯是:越玄的东西,越需要用客观、踏实地态度去对待,不能迷迷糊糊地信,掉入迷信陷阱,但也不能迷迷糊糊地不信,从而走进另一种迷信之中。

当然我们今天不谈这个绕口令问题,只说说一些日常迷信中,其实也蕴藏着一些易理,或者说玄学原理,其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是切实存在的。

人的日常迷信执念,根源在世界的不确定性。

亘古以来,人在面对外部世界与内心世界时,永远都可能面临超出自己认知能力的突发情况。比如去年的疫情与在其冲击下你突然疯掉的邻居或朋友,相信已经对这一状况做了充分阐释。

恐惧会驱使人进化出一些自我保护的应对措施,面对与确定的已知世界看似并无关联、无法把握的未知与不确定,只能采用同样看似并无关联、无法把握的玄学手段来应对。

为什么企业做得不错或坐到一定官位的人,看起来普遍比普通大众更迷信一些?因为他们接触的世界更广大,接受的信息更多样,面对的不确定性更大,恐惧自然也就更甚。

比如商品市场的无序波动、金融黑天鹅事件、长官的突然更迭与性情喜怒无常,等等,都是不确定性的直接来源。

前述一切对问题的认知和采取的应对措施,都是基于个体的主观经验,而这些主观经验往往是很片面的。

东西方文化的基本分歧之一就在这里,西方倾向于归纳,认为片面的经验没有太大意义,也不能导向固定的结论,而东方则有一种全息思维,认为每一点片面的经验都蕴含着终极真理的某一个侧面,甚至蕴藏着真理本身。

在微观视角、具体事务、技术层面上,归纳法显得更正确,而在宏观视角、哲学思想、精神层面,全息思维更贴近真相。

我的一位客户赵先生,家族世代从政, 年轻时依靠家庭背景,进入了利润丰厚的垄断行业,并迅速崛起。

可惜好景不长,家族因为一些上层的莫名波动快速衰败,而且原本数十年经营准备的后手都逐个恰好失灵,这种不确定性的极致兑现,让他不得不相信命运真实存在。

消沉两年之后,赵先生重新白手起家,这次他选择的是利润同样丰厚,但风险极大的特殊行业。到现在二十余年过去,与他同时代的同行们业已凋零殆尽,唯有他仍然风生水起岿然不动。

我们第二次见面时,聊到了一些比较深入的话题,赵先生非常坚定地认为,自己保持业界常青的成功秘诀之一,就是自己的那些日常迷信行为。

比如在特定的日子一定闭门不出谁也不见,又有些日子一定要去施舍乞丐,自己的某些东西绝对不允许他人触碰,包括老婆孩子也不行,重要决策的前三天内绝对不碰女人,等等,还有一些明显是强迫症状的日常动作和行为,这里就不一一细述了。

这些执念也都算不上太出奇,我的很多客户不同程度上都有一些,甚至更离奇的执念,比如一定要喝在某地某时间取出来的井水、衣服必须有四个内口袋哪怕睡衣也是、出门无论去哪都一定先向某个方向开一段路,等等,行迹已近于看天线宝宝寻找六合彩开奖线索的乡民了。

赵先生的人生信条之一就是本文的标题:“事宜机密,莫使人知”。

这个执念的来源,他自述是四十多岁时在某个地摊书上看到的。在那个时间点之前,他已经因为竞争对手们看似知道他底牌的连续神操作,急速损失了全部身家的一多半。

一开始他怀疑身边有内鬼,一度请了多个外地的私家侦探,从老婆情人到门口保安,查得细致又深入,钱花了不少,可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

直到在那个地摊上,他因为这句话瞬间开悟了,既然查不到什么,那就谁也不让知道,“我连梦话都不说,连鬼都不知道的事,我看还怎么泄露!”

从那以后,他的重要决策从不提前通知,下属们往往是到了最后一刻才知道该做什么,有些复杂的问题,他甚至自己都不会提前研究,总是到最后一刻才决策。

机密确实再没有泄露过,但带来的问题也很明显,比如他的行业有时需要短期内调动大量资金,临时通知的结果就是手忙脚乱鸡飞狗跳,而且还导致需要囤积数目不小的现金,各方面压力更大了。

即使如此,赵先生也没有动摇过,甚至不惜调换手下、放弃客户,事实证明他确实走出来了,也确实在行业内实现了立足与长青。

用西方的思维,我们会认为这是矫枉过正,机密泄露肯定有人为因素,只要找出来解决掉就可以了,没必要搞得这么神神叨叨,这是理性思维、科学逻辑上完全讲得通的东西。

问题是在现实生活中,事情的发展并不总会按照逻辑进行,就像医生不能因为病人的病难治,而埋怨病人不讲武德不按医学教科书生病一样,理论上讲不通的事情,现实中也是必须要解决的,哪怕是用看起来很不合逻辑的方法。

那么“事宜机密,莫使人知”,在东方思维看来有道理吗?

我们把客观世界看作一片湖面,当一件事情发生,相当于在湖面上投下一颗石子,其引起的涟漪会扩散出一定范围,在此范围内的一切存在都会有所感知,包括阳面的人与动物,以及阴面的鬼神等。

区别在于,不同存在的感知能力也不同,实际上人的起心动念同样会引起涟漪,只是这种波动显然远远小于客观物质世界发生的事情,因此只有灵敏度高的鬼神等隐态存在,以及部分天生或修行而导致体质敏感的人或动物可以感知到。

不同的人引起的涟漪大小也不一样,普通人引起的涟漪范围微乎其微,而精神经过特殊锻炼的人、采用特殊方法(比如道法)的人、社会影响力巨大的人,引起的涟漪可能就会巨大得多。

再进一步讲,一个信息一旦宣之于口,即相当于在客观世界的一种确认和宣示,是有实际作用力的,这样引起的涟漪凭借规律影响已经发生了质变,理论上可以传遍整个湖面,而不仅仅局限在石子落下的小范围内了。

民间“说破”的说法即是基于此原理,一些坏事,通过诉诸于口而说破,就可消解其不好的影响,而一些好的事情如果提前大肆宣扬,也会因说破而破灭。

民间治小儿夜哭的方法之一,就是写几句打油诗贴在路口,通过路人之口念出来,以达到化解之目的。

而传统中的婚约、盟约等誓约,也都需要通过言语甚至文字的宣告而取得一切客观存在的见证,这在客观规律角度是有实实在在的效力的。

东北地区流传的说法,黄鼠狼、狐狸等动物在修行的最后阶段,需要讨人的“口封”,比如它会头顶锅盖、身披破布,人立在路上拦住行人,问:你看我像个人吗?

如果人回答:像,则它就过了最后一关,有了成就幻化人身的可能,而如果人回答:我看你就是个畜牲,则它就前功尽弃、法术尽失了。

这里等于是借人的灵性、通过人的口中言语来赐封,在灵界是有实际效力的,等同于皇帝给世间神灵或道士的封号,因其是维护世界运行规则、平衡阴阳的方式,故能得到世界的承认。

这也是为什么“随口愿”之类会产生后果、导致问题,而开业、搬家之类往往也需要一定的仪式,这种仪式不一定要多隆重,哪怕只有几个人知道,从规律角度讲也实现了宣示之目的,这方面老百姓最朴素的观念其实最正确,即“天知地知”即可。

在之前的文章 道家是最纯粹的唯物主义 中,已经阐释了心念的物质本质,因此还有一个角度也很重要,即众人心念的实在影响。

一件事情告诉了一些人,如果他们都对此事持反对的态度,这种心念汇聚就会干扰事情的正常进程,这在佛家的说法是“缘起不好了”。

而且血缘关系越近、接触越密切的人,心念的影响就越大,所以如果父母总是认为孩子是个废物,已经等同于一种强烈的诅咒,这一点就不深谈了。

真正理解了上述原理,你还认为赵先生的日常迷信行为完全是迷信吗?

什么叫“百姓日用而不知”、“道在屎溺”?这就是了。

但大家切记,本文阐释的仅仅是原理,原理绝不可能通过对事实的简单逆推而得,也绝不可能通过简单顺推原理而得到技术方法,因此道在屎溺绝不等于吃屎可以得道,大家切忌用机械逻辑来做弱智推理。

我完全没有鼓励日常迷信的意思,相反,我对这类降低智商、反智的行为是深恶痛绝的,调控客观世界的操作方法非常有技术含量,比如道法、术数、修行,都是极为深邃复杂的学问,以后我们慢慢来分析解说。

这里仅仅是提醒大家,对现实中的客观现象,宜细致观察、用心体会、多做客观思考,切忌凭借有限的个人经验想当然、妄下结论,当今世人罕见如此之审慎心、敬畏心,凭之可为入道之舟楫也。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8th, 2021 at 06:15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