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湮灭一套知识或一种文化,威力最大的手段是什么?

不是焚书坑儒,不是砸庙劈像,也不是串联革命,而是解构和混淆。

我在体制内搞心理学兼思想政治工作时,跟同事谈过这个问题,即“不是歪曲事实,而是扭曲判断事实的标准”,可惜当时的他们和现在的他们一样,只关心涨不涨工资和食堂有几个菜,并没人在意。

这方面说多了有教唆作恶之嫌,落到某些大师手里恐怕危害很大,具体操作不多谈了。

同样性质的事情,正在易道风水和道法圈子内蔓延,尤其近两三年,变化更在加速。

从去年开始,太岁问题以极快速度被严重扩大化,并且逐渐渗入普通人视野,有些原本走技术路线并不特别离谱的业内大咖,也开始煽风点火恰烂钱了。

虽然在此之前就有貔貅、本命佛、经咒水杯、改运秘籍、受生债、阴债、财库、五毒月、雷斋之类概念被炒作,并忽悠到出圈,但实话说都仍在江湖骗钱的正常范围内,原因也并不复杂:

一方面,懂得如何操纵信息流的这些人,以前是卖减肥药、新奇特玩具、直销传销微商等这类领域的,对易道行业并不了解,基本是纯外行,操作思路和手法还是照搬以前的套路,所以效率不高。

另一方面,业内人士和多少懂一点专业知识的准业内人士,并不具备操纵信息流的知识和技术。而且新生代之前的从业者,对本行业有来自传统的一定程度上的敬畏情绪,不能放开手去瞎作。

上述两个人群之间有信息壁垒,沟通不畅,但随着自媒体的高速发展,和玄学领域从业者的年轻化进程,两个人群逐渐融合,并如雨后墙角的狗尿苔一样涌现出了许多跨行业人才,况且年轻人又没有历史带来的心理负担,发挥起来自然十分顺畅。

比如今年针对太岁问题,已经有人把每年犯太岁的属相扩大到了6-8个,并且引入了微博粪坑众生最喜闻乐见的明星名人战略,这就是新进跨行人才们崭露头角的发力体现。

而这几天出现的躲春概念,更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对易道领域的解构和混淆,已经进入一个全新时期,系统化、产业化的思路已经成熟,各层面的分工已经明确并落地。

从前年下半年开始,道法领域也进入了全新时代,很多从闲鱼入行的年轻人悟透真理:

道法这么玄的东西,对现代并无信仰常识的普通大众来说,既无法证实又无法证伪,既然老一辈不肯给传法的权限,那么我完全可以网上下一套道藏,然后从闲鱼或某些网站和群里买一些法本,自己编一套法出来往外教,那我不就有最高自主权了吗?

既然法是我编的,那传承形式啥的也无所谓了,底层年轻人出不了几个钱,那我可以把编造的法拆开单个在网上卖嘛,每个收几十几百块,你等屌丝肯定心动加行动,薄利多销积少成多也不少赚,总比卖假手机偷电瓶风险更小收益更高嘛,而且法我可以继续无限编,源源不断收钱岂不美滋滋?

赚到一些钱后,我还可以去天叉府之类业内著名商店买个身份,然后收割又能加速,雪球只凭惯性就会越滚越大,一不小心洗白甚至进入宗教领域,岂不更美滋滋乎?

更多真理不用我写,正在看本文的新入行年轻人,你是不是悟了?

上述一切手法,比如通过扭曲和制造虚假的基本概念来获利,都是解构与混淆,是前述行业们的死亡之因与湮灭宿命,我已经能远远看见毁灭的火光了。

我相信今年还会涌现许多创造历史的玄学新概念,并且其影响面会进一步在大众群体中扩展,以非常快的速度制造出新的需求和广阔市场。

市场的进一步扩大,又会反过来吸引更多诈骗人才入行,从而在3-5年内,实现玄学领域的全面解构与湮灭,完成上世纪港台大师们未完成的全面市场化、纯粹商业化之壮举。

现在奇门遁甲、玄空风水的培训市场情况,就是鲜活的例子,有同行跟我吹牛时一脸不屑:搞奇门遁甲不会移星换斗、没有法奇门,能是正宗吗?搞玄空风水不会替卦飞星、抽爻分金,能是真传吗?

我只能笑笑。

就像在疫情之前,你跟一个整天看公知微博的年轻人说:你美爹就是伪善强盗,西方的皿煮兹有就是一套骗术,我们要有道路自信,他只会觉得你是被洗脑的傀儡,是蒙昧愚蠢的底层蛆虫。

已经没救了啊。

朋友们,在这个时代,如果仍能侥幸保持清醒,要珍惜知识、珍惜缘分、珍惜福分,这些并非人人可以享有,也并不会永远存在。

关于易道风水与道法的更多事情,我做不了也没兴趣去做,只能在心底,默默祝福你们都能安好吧。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4th, 2021 at 09:31 a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