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贤二(即龙泉寺贤书法师)

五十六、还会有悲剧发生吗

这个可能很大,因为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师父认错,也没有管理层说对不起。而且,据陆续从体系出来的人反映,师父依然牢牢地操控着体系里的大多数人。最危险的是,管理层告诉基层尼众,随时可以带她去见师父。

而师父本人也成功地在很多人面前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清者自清”被冤枉的大德,就在福建老家的崇恩禅寺里,又重新聚集了一百多人,都是坚信他是无辜的出家众,每天学习,要写心得体会,还有一个内部刊物,心得体会发布在刊物上,大家分享。

其实,真的不想用最坏的可能去揣测人,但是,更坏的情况在谁都无法想象的情况下就发生了。

再有人受害,发生悲剧,是不奇怪的。

师父本人的性格和做法早已经超出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逻辑,所以,我觉得他得过精神病的导致了他过去的行为是最贴切的。

他的过去很疯狂,不是吗?

极乐寺的管理层从不成熟也变得越来越成熟,说谎已经没有了底线,她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来应对政府管理部门的检查。

包括各种形式的暗访。

她们会巧妙地召集大家开会,坦诚地征求大家对未来的意见,包括离开师父的控制,有胆子大的就表达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些人就被特殊对待了,如果有领导检查,是绝对见不到她们的。

体系内对出去的人,不断散布她们过的不好,造谣她们需要到处化缘才能生存,以此来打消大家离开的念头

一位尼众私下里悄悄联系我,说自己看不到未来,觉得不对劲,想出来,但是不敢走出这一步。问她为什么。她说了心底真实的想法,担心出来后没有衣食。

其实,她在出家前曾经独自在欧洲旅行,受过非常好的教育。她自己也很诧异自己的变化和想法。但是,走不出来,就是现实。

管理层从出事到现在人员就没有真正变过,依然是那几个人,组织严密,层层管控着几百女众,有的人依然还担任当地佛协的职务。

学诚还有个绝招,常常给准备去海外的精舍的尼师送礼物,各种零食,日用品,每一个去海外的尼师,他都会嘘寒问暖,差人送去粉丝点心等土特产,并且不是邮寄,而是派人专门送到现场对接点,告诉现场接收礼物的尼众说,这是师父妈妈最爱吃的粉条,是师父亲手包装好的。

送这些礼物的同时,会嘱咐她们保密,增加很多神秘色彩。有个尼众收到师父送的眼药水,转送给她的好朋友,骄傲且神秘地嘱咐:这是师父送的,别跟任何人说。还有一次,师父给某个部门的几位同学送了月饼和五谷粉,当家师亲自转交的,并且嘱咐要体会师父的心意,不要告诉别人。

因为这个“不要告诉别人”让女众们觉得,能获得师父的礼物,是稀有难得,是师父对自己莫大的肯定和认可。

神秘礼物这一招,对那些依赖心强的女众很有效,这也是管理层死心塌地的一个重要原因,不知道师父这套是跟谁学的。换我,打死也干不出来。一个两个的还行,几十上百地关怀,多少年如一日地干这个事情,一般人怎么有这样的心力?

山西还有一个白泉寺,里面也住着不少尼师,被师父牢牢掌控。有一位知情的法师,他专门去那里找到自己熟悉的尼师,告诉她实相,让她留意不要成为被害人,她当面承许。等这位知情法师一走,她立刻就私下通知周围的人,这位法师是叛徒,大家不要再理他。

被彻底洗脑的禅无在师父的授意下,不断在京城奔走,见各种人,学者、官员,等等,以此来做暗地洗白工作,混淆视听。

我也担心禅无以后会不会精神也出问题。

京城形成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下学习小组,据说人数众多,进入的学员需要经过严格调查审核,主要是对师父的是否忠心,只要有跟离开体系的人联系过的,就不被这个组织接纳了。

大家不要低估女性在这方面受害的程度。有一位尼师,前几年忽然精神失常了,没法治疗,就把她送到下院,病情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开始在地上捡垃圾吃。后来,通过她身边的知情人才了解到,原来,她曾经参与过处理短信的事情,看到那些短信后,当时精神就恍惚了,事后消化不了,慢慢就失常了。

2021年的夏天,我和贤四等见面,重新梳理了过去的一些事情。师父在用人的时候,让每个人都保密,所以,我们彼此之间朝夕相处多年去,却相互并不知道为师父都做了什么。贤四受的打击非常大,他在体系内负责招募人出家,并且处理出家人供养出来的财产,现金两千万给了师父个人,遍布全国各地的房产数十套,并且由受师父的指派,要求把其中的一些房子装修成“有书房的,可以个人居住”的。贤四问:“为什么要装修成这样?”师父说将来有用。现在知道,那是他为自己预备的“行宫”。

北京有一位女众出家了,把自己价值千万的房产捐给了师父,也是贤四办理的,贤四还数次开车带师父去看房,师父要求里面的家具都保留。贤四还疑惑,为什么要保留这些世俗家具?但是在依师法的支配下,完全相信这个没有问题。

这位捐了房子的出家女众的前夫提了个要求,房子可以捐,但作为夫妻财产,自己需要200万的补偿。贤四问师父怎么办?是您出,还是咋的?师父说,你想办法。贤四竟然依教奉行四处化缘凑了200万,帮师父办了这个事情。

贤四和我交流了很多,最终得出结论:我们确定当年是被洗脑了,被像遛狗一样被遛了很多年,唉,算了,过去了就过去了,希望后人能接受我们的教训。我们都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更多的人走出来,更多的糗事会被人所知,真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幸亏事发了,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害。

信仰的世界里,一定要擦亮眼睛。

五十七、苦难和挫折是我们的道粮

我们读过见月律师的《一梦漫言》,记录了一位修行人在修道过程中所遭遇的挫折苦难,还有鉴真大师,等等。

祖师们的故事,过去对我们而言,就是纸上的故事,现在才有一点点体会到,生活、修行,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马路上遇到一个老师,他很严肃地给我们一本书,告诉我们世界和平就靠我们了,然后我们跟着他就成佛作祖了。

事实上,从我们走上这条路的那天开始,无数的挫折和苦难在等着我们。

我们这批出家人,经历了这个事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当然,现在对我们来说一个挫折,但是几年以后,回头看,就是一个笑话。

两年多过去了,已经很可笑了。

我观察,年轻人很在乎这个事情,岁数大的人就无所谓,因为经历过历史的人,经历过无常的人,经历过世事变迁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这只是佛教史上的一个小小的涟漪,它正说明人类的无明和苦,让我们洞察人类的烦恼,洞察修行的契机。

我相信师父不是成心就是要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处心积虑从十六岁入佛门开始就要败坏佛门,他也是希望佛教好,希望社会好,希望大家都好。只是,他没有能够调伏住自己的烦恼,把它们潜藏在内心深处。当他位高权重的时候,这些烦恼就毫无忌惮地爆发出来。

从来都没有什么外在的苦难,每个人真正的敌人就是自己,我们无法了解师父如何在几十年的修行生涯里面对和承受自己内心的孤独和苦,但我们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需要去面对。

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师父的阴暗和扭曲的心,在我心里一样也不少。

所以,这算是师父给我的最后的教诲,不要小看自己的烦恼,不要轻忽人生的苦难,不要傲慢,不要贪图名利地位,小心驶得万年船。

一万个小心,都不过分。

我的师兄弟们都是很好的师兄弟,很好的修行人,在这个事情当中,大家不管抱有什么样的立场,初衷都是善意的,都是希望能好,没有人成心希望不好。

只是,我们都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这么复杂这么意外的事情。

很多人,都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们难免做得不理想。但是,我们都尽力了,包括那些批判师父的人、维护师父的人。

只是,我们目前都不清楚到底怎么做才能真的好。但是,这些经历会让我们在未来的修行道路上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稳重。

人生的经历,惊鸿一瞥的觉悟,不是书本上的知识,而是实实在在的摔打和磨炼。

佛陀说过,世界上有两种了不起的人:一种是不犯错的人,一种是犯了能改过的人。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第二种,犯了就改。中国儒家就提倡真正的君子要把自己的过失和错误放到阳光下,让大家看到。

我愿意在这个事情中,忏悔和改正自己所有能反省到的错误和闪失。请大家相信,佛法是真实的,是人间很需要的,我们可以通过正信正行的修行获得深刻的觉悟,乃至超越轮回。

古人常常这样比喻,不经一番彻骨寒,哪得梅花扑鼻香。

没经历过,就是一句美丽的文字,可是,经历了人生之后,才知道古人为什么要用“彻骨寒”这样的比喻。

就不用说古人的行持和修为了,就是看看我们身边那些勤勤恳恳的世间的创业者,为了家庭,为了事业,为了孩子,为了生活,哪个容易,哪个不是拼尽全力?哪个不是历尽沧桑?哪个不是经历一番彻骨寒,才能立足,才能有所收获?

我们这才是哪到哪儿啊,和我们未来要面对的风雨和苦难相比,充其量不过就是一次着凉而已。

我希望这本书,让大家能够对佛教有更加真实的信心,我们看到的正好就是佛法中讲的人间的五浊相,凡夫内心深刻的烦恼和痛苦。佛教的修行,就是要让我们面对实相,面对人类的短板和缺点。而不是把它们藏起来,装着看不见。

梳理好过去,才能面对未来,我们的师兄弟们很多人的戒腊都可以剃度弟子了,过几年,都陆续会成为上座、长老、大和尚,有弟子追随。

我觉得应该如实告诉大家实相,把佛陀关于改过的教诲告诉尽可能多的人,就像我们在律宗史中读到的那些佛陀制戒的种种奇葩缘起。远离狂热,远离偏执,远离情绪,让我们在这些实相中悟到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本质就是如朝露和闪电一般的影尘。

不是吗,如今,两年多过去了,然后,更多年会过去,它已经很现实地成为了一个旧梦,我们共同做的一个梦。

梦里有无数的喜怒哀乐,爱恨交织,不管它怎么热闹,也依然是一个梦。我在你的梦里显现,你在我的梦里显现。

我们可以从中醒来,也可以当做负担一直背负着。

这个梦,告诉我们,出家修行是值得的,它可以让我们醒悟,让我们体认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醒悟,这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一定不是我们能意料到。

而是,我们万万也没有想到的,哦,原来是这样啊。

请不要因为这本书而看不起我们这些出家的修行人,因为我们直面深刻的人性,不愿隐藏它们,包庇它们。我们不顾一切地试图超越它们,我们也不是只为自己,也是为所有人在做这样的探索和努力,请接受和原谅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不足和幼稚。

师父是我的一面镜子,欲望和执着,情怀和理想,扭曲和悲伤,傲慢与偏见,自私与阴暗,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我要面对它,希望能按照佛陀的教诲超越人类的终极苦难,消弭所有的烦恼和痛苦,彻悟无我的真相。

有句话说得好,佛法是清净的,而我是染污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也替我的师父、同修接受所有的批评、指责,我们确实辜负了很多人。

但,我们这些年轻人依然还是觉悟之道上的探索者和实践者,在接受批评的同时,我也愿意得到您的包容和指教。

您对所发生的这一切,表达的所有态度都会成为我一生的警策和财富。

五十八、后续

二零一八年的秋天,在好心居士的帮助和护持下,贤一和我分头寻找继续修行的道路。

分手时,贤一跟我说:“贤二,你以后一定不要像师父那样做坏事,假如你做了坏事,我一定会像举报师父那样举报你。”

这句话,一直记在我的心里。

然后,我们各奔天涯。

贤一远走高飞了。

我在护法居士的支持和帮助下做了一点善后的工作,两年多的时间,在国内拜见了一些善知识,发现国内也有很好的道场,很好的老师,很好的修行法门。我确信汉传佛教的祖师禅、净土宗、天台止观等等传统、传承、教理和实践方法都很完整,都很好,我身边一直都有用功很得力的同修,并不像以前我听说的那样不堪。

体系内很多人依然在师父的引领下等待翻身,不断地组织居士去福建拜见师父,师父也在那里悄悄地讲法开示,准备日后的复出。

慢慢陆续也有一些人开始离开,重新踏上新的修行之路。

2020年12月初,中佛协换届会议在宁波召开,新的会长正式当选。会议材料中提到要以“学某事件”引以为鉴。

中佛协有领导评价学诚在福建讲法是无惭无愧。

师父有问题,并不代表所有弟子都有问题。据我观察,当年大部分出家众和在家众,大家参与龙泉寺建设的时候,都是怀着纯净的发心,怀着对佛教的一片赤诚,并没有沽名钓誉或者心怀不轨。就因果而言,即便他们的善心和善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利用了,只要自己的发心是善的、纯净的,所造的业也是善的、纯净的。而善业一定感善果。所以,没必要否定自己过去的善业,没必要追悔和仇恨。

但是,有必要反思,只有反思,才能成长。

龙泉体系的大起大落,以及我们身在其中所体验的巨大痛苦,希望能够为佛教的未来提供经验和教训。只有反思和进步,我们才没有白白受苦。

而反思和进步,需要所有有识之士一齐努力。本书写作的初衷,就是唤醒一些还可能被唤醒的人,创造一个深入反思、坦诚探讨、互相救助的因缘。

文章写成这样,请不少人校正、修改,但由于我个人的原因,依然难以完全的客观公正,时间记忆上也有差错和混乱,非常惭愧,力不从心了。我只是尽自己的一份良心,当然,一定会有私愤在里面,再次向大家忏悔。

本书分为好几版,此版也无法定稿,主要是不断有人向我提供素材,包括当年的财务报表,还有疑似受害人的近况和内情,也有人告诉我,体系开会说我诽谤师父,我着魔了。也有人耐心地和我沟通指出我看待问题的偏颇之处,也有人在四处转告大家不要看这本书。

当然,也有咒骂和指责,这里都一并谢过。

本书无意引发愤恨,只是为了澄清事实,弥合分歧,化解矛盾,为了重新树立起修行的信心,破坏了,总要有人建设。但,可能我没有达到这个目的,一方面是能力有限,一方面是我自己本来就没有这样的修为。

这本书的角度还是比较狭隘,主要是信息来源很单一,不少关键当事人一直没有站出来和我交流。

百度上非常多的信息已经开始在遗忘这一段历史,真相在逐渐的隐没,被蒙蔽的人会越来越多。客观上,正是被蒙蔽的那些信众、追随者们不断地维护学诚,他们不遗余力地为他洗白,促使了这本书的撰写。

这个世界,再卑微的人也会发出声音的。

2018年,我离开北京的时候,和贤一通过一个电话,商量将来去哪里,前路渺茫,但我们决定,不管去哪里,我们都要走的远远的,越远越好,我们不敢用语言和文字发声,但是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双脚说话。

这本书也并不只是为这一代人写的,因为,很多人可能永远不会接受真相,但是,后人一定要有机会了解尽可能真实的历史,不能让那些颠倒黑白别有用心的人写历史。我会认真修改这本书,把很多痛苦回忆写的更加生动有趣,让人忍俊不禁,让后人阅读这本书时充满乐趣,让这本书的价值远远超过那些藏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里的一百本博客书。

让大家不要等痛苦结束才拥有快乐和美好。

感谢所有为本文提供建议、指导、素材、校对、核实等帮助的老师和同修们!感谢你们的鼓舞!

也感谢所有的批评。

愿更多的人醒来,从无明大梦中醒来。

愿正法久住!

(完)

注:本站转载的是本书第5版,作者仍在不断修改中。如果这书有一天真的出版了,我会买一些实体书送给我的学员们。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2nd, 2021 at 09:49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