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142223.png

学术研究并不总是枯燥,有时候在古籍不经意处可以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记载,比如《太乙金镜式经》里有一段:

帝(唐玄宗)问曰︰「张良与四皓有所未通乎?」

答曰︰「是何言欤?张良所言己未日冬至入乾之六纪者,谓上元之时,甲己仲辰冬至在乾之一纪,若至己未望初甲子,己在乾之六纪,此则相望而言。凡设法规矩事合如此,非诸冬至皆类于斯也,且四计之中,时计尤要,失之毫发,将何敢用!」

臣以开元十八年三月二十日于含元殿,帝问太乙神验,岂有错谬,误吉凶之应验乎。

此书作者王希明是翰林院待诏,大概就算是皇帝学术方面的日常顾问,唐玄宗的智商很是可以,发现书上记述的太乙神数系统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于是把他叫去探讨一下。

王希明的应对可以说是非常合格,尤其是这个“是何言欤?(这是说的什么话?!)”很出彩,我估计他对自己的反应也是很满意,这一段才会记录下来。

而特意放在书的正文里,估计暗中也有借皇帝的名义发出疑问,表达自己疑惑,以启迪后学的意思。

毕竟作为一个以术数造诣得以入翰林的正统学者,有些对学术置疑的话是不好直接说的,否则岂不是自砸饭碗自己打脸。

果然从古至今,“老王”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Last modification:June 28th, 2019 at 02:23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