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易友发来某热门万字长文,论述“干支历是伪说,是八字神棍捏造的不存在的历法”,且引经据典论证换年干支的时间,在每年农历正月初一,月干支的交接也在农历的每月初一云云。

作者援引了历代官方历法等大量古籍,白纸黑字记载着他论述的观点,确实确凿无疑无可辩驳。

本来我也就当个笑话看看,外行人士对术数概念的误解司空见惯又根深蒂固,完全没有对牛弹琴的必要。可我惊讶地发现,竟然有很多学易的朋友,甚至术数资料整理做得特别认真扎实的易友,竟然都相信了这种说法,并且立志要“纠错”,这让我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无论哪种语言文字,都有多义字、多义词,这是常识,尤其古汉语,因为历史源流久远,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变换幅度很大,这类情况就更多,在术数领域表现又更为明显。

比如干支本身就是多义字、多义词。

天干地支可以是一种没有任何特殊含义的记录符号,类似现在我们在排序时使用的阿拉伯数字或英文字母。

比如一本小说的第1章、第2章、第3章……或Chapter A、Chapter B、Chapter C……过去很多大型典籍会分甲部、乙部、丙部……或者甲子本、乙丑本、丙寅本……等等,这时候干支没有任何特殊的含义,就是一种记录符号。

然而古人记录天文星象、推演时空规律,虽然也同样是用这些干支符号,但会按照实际观测与体悟情况,赋予这些符号更多的专有含义,比如地支藏干、十二长生等理论,就是某些规律的认知架构。

组成八字体系的干支历,或者说作为各种术数基石的干支纪时系统,是对最基本时空规律的综合描述,说破一点,其实就是对太阳的记录。

再说浅显具体一点,好比“678”这组数,用在车牌号、饭店包间号等上面,就是单纯区分车牌或房间之间的不同,不同的车牌或包间的数字之间,不能加减运算,也没有什么作用关系。

但这组数要是用在银行卡余额显示上,就有了代表经济能力的专有含义。如两个人的银行卡余额分别是678万元和678元,就集中体现了两个人非常复杂的现实差异,而都花200出去,数字就变成了677.98和478,前者再给后者2000,数字就变成了677.78和2478。

同一组数字,在这里就可以有很复杂的相互作用,也可以有无穷的变化推演。

再好比smith这个单词,本义之一是铁匠,用在人的姓、热水器的牌子等上面,就是单纯区分不同,不会有人因此就认为你会打铁或热水器能打铁,但用于描述职业,就体现出你具备打铁技能等复杂信息,这也是专有含义。

回到干支问题上,干支也同样可以有很多种含义,即使应用在时间记录这一极窄领域内的干支,也绝非就只有一种用法或含义。

各朝各代历法中白纸黑字记载的纪时干支,只是记录和区分农历中年与年、月与月、日与日、时与时的不同符号,没有其他特殊含义。

就像兄弟四个有四个不同的名字,名字中间代表辈分的字是一样的,四个名字不同,又有一些共性联系,可以看出来是兄弟,并且能推断他们与自己父亲之间的辈分关系。

而术数中使用的干支,虽然同样是用来记录和区分时间,但其有天文和时空规律上的特殊含义,体现着不同时空节点之间的静态关系与动态作用,与前面通行历法上的干支用法完全不同。

实际干支历描述的是太阳位置,必须与天文一致,因此必须是以节气(并且是定气法的节气)为准,这一点无论在任何术数系统或风水系统中,都是完全一致的。

如果只是用干支来编号记录一个人的出生时间,以便与其他人做区分,或者用来记录和区分年号、农时、税收、战争、天灾、各种历史事件等等,那自然按照通行历法的干支用法,这种简单编号对应规则最便捷、最有效率,这是绕智凭直觉都能得出的结论,前贤能不明白吗?

但如果用出生时间作为一个时空坐标,用术数来推演人的一生情况,自然要按照专有含义的干支用法来记录和使用,这就是术数使用的对应天文的干支历,这才是其与普通历法真正的区别。

这就是为什么干支纪元的真正起点其实并不重要,或者说就没有这么一个起点,因为天文是循环往复的,有变与不变的明确平衡点存在,只要掌握了这个基本规律,就可以将干支历和天文做对应与校正。

这也是为什么看史书记载的历史事件、占例易案等,好多都对不上,因为古人对不同的干支纪时法是混着用的,前述两种干支纪时法在古籍中同时存在、平行使用,如果不知道这个情况,能不绕晕吗?

问题是近现代的研易者,到底有几个知道这个情况?我看是十二分的稀少。

民国以及现代的术数行业从业者们,无论是纯粹行骗还是半懂不懂,都只是懵懂延续了干支历的用法,而完全不了解其背后逻辑,因为技法缺失(通俗说就是根本算不准),所以被考据癖和书生们骂到低头、骂到失去信心、骂到要“纠错”,这是何其可笑又可悲的局面。

易学研究需要有脑子的人,不需要缺乏基本常识的腐儒、书痴、论文拼凑机、民科、夜郎国主、自嗨绕智,哪怕纯江湖易骗,对易学的贡献也比这些人要大。

常识是多么的重要,类似的因为名词问题而导致的误解,术数中有太多太多。古人或有意或无意,总是把具有完全不同含义的同样的词混在一起使用,比如我经常提到的风水中的九星,就是两套系统混在一起用,都一样叫九星,把古往今来多少大师学者绕进了坑里,一辈子都爬不出来。

还有,术数中的时间,本身也有多个层面,比如有天文时间,有地理时间,还有逻辑时间,空间也有天文空间、地理空间、逻辑空间,等等。这些内容中的一部分,我给几个学员讲过,后续也会给金口诀和奇门遁甲的学员以及弟子们,讲清讲透。

这些东西是易学的立足之本,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关键之处,是常识,也是最珍贵的知识。在前文中,方向其实已经点明,有悟性的朋友或许可以从中获益。

如果只是执着于考据、故纸堆、逻辑推论,而非苦心孤诣地从实践中寻找,只能在井底根据严密论证,得出天就是井口那么大圆圆一块的确凿结论,任何人都永远驳不倒你。

也因此,我这唠唠叨叨两三千字,也绝不可能说服考据学者们,而由生活常识可知,他们根本的问题,可能在于压根没见过术数算准的情况,不是靠灵感、话术、魔术、作弊等等,而是真正全凭术数推算准确,尤其是八字真正算准的情况,而且就是用“八字神棍捏造”的干支历算准的情况。

可是,我见过啊。

而且我还了解学习了一些,是十分复杂、架构完整、逻辑严密、规则明确、可操作、可重现的命理系统,历代盲师都在传承使用,并且秘而不宣,与之相比,历代各种典籍上记载的八字理论,确实都是糟粕。

要说明的是,显然并非所有盲师都掌握这套方法,绝大多数盲师只是学个糊口之术,谈不上懂命理,可盲师中的万分之一二,确实掌握着神乎其技的学问。

盲师算命,用的就是“八字神棍捏造”的干支历,而且人家能算准、算得精准、算得神准,真是好气人呢。

而作为最基础知识,盲师使用的流星赶月等推时间方法,完全是以立春为基点的,所以那些万字长文泣血考据完美论证的东西,就是个寂寞,真是好好气人呢。

对于未知和不确定性,我们应常怀敬畏之心,不能仅凭个人有限的认知就妄作推论。我们今天能看明白八字理论的问题,并非因为比前人更聪明智慧,而是因为我们能接触的信息量,是任何一个时期的前人都无法比拟的。

即使都看到这里了,我估计还是会有可爱的朋友问:说了这么多,到底是立春还是初一换地支(生肖属相)?

答案是:术数上,以立春换年干支,以定气法的节气换月干支。

如果到现在你还想辩论这个问题,请疾速拉黑我,让我们策马奔腾擦肩而过,互骂一声傻*,从此天涯相忘各自安好吧。

Last modification:January 1st, 2021 at 03:15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