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翻风水书,想起挺有意思的一个现象,从清代到现代,多有风水家著书立说谩骂蒋大鸿,谓其写地理辨正等书否定市面诸家学说,是故弄玄虚以沽名钓誉的江湖手法,而其收两千金才传给随侍数十年的徒弟姜垚真诀,是嫌贫爱富贪财黑心的明证,有的书中咬牙切齿跺脚骂街之情状跃然纸上,让人忍不住发笑。

蒋公传承,十数年间我前后数次也得过一点点,绝非伪术,很多人跳脚只是因为没有得到真诀而气急败坏,这是坏人,而更多的是蠢人,因其并不懂世界最基本的运行规律,以及传统技艺传承的基本特点,只能说是彻头彻尾的外行。

多年前有个师兄弟跟我吹牛:你看故事里神仙老是个又臭又穷的乞丐样子来考验人,完全就是瞎扯嘛,为啥不显示成富翁高官的样子来考验?你要信那些故事就是傻!

我忍了忍最终还是没说出那句话:因为世界上多的是你这种贪念炽盛的势利眼啊,要是显示成富贵样,你们早就贴上去了,还怎么分辨修行中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传统技艺的传承确实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真诀不能不传,又不能普传,所传非人的话自己还要承担倒霉的结果,所以严格而彻底的考验就成了传承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修行、风水等一切至高“近道”的技艺皆是如此。

考验怎么考呢?一定要在人心最艰难处来考。

不同时代的人都有一个不变的共性,说到底不过是名利二字,考验就是在此处做文章,因为此二字是世人最在乎的东西,最能证明真诚与否。

更深一层来说,真术的价值固然绝非任何世俗之物可以衡量,但真术的传承也需要履行一定的程序,来达至隐态的一种微妙平衡,简言之就是真术的价值要得到一定形式的体现,实现规律视角下的对等交换,这对传承双方都至关重要,如此师才能传下去,徒才能接得住。

这对外行来说是完全无法理解的,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怎么证明?完全是骗钱的借口嘛,更何况很多易道风水的学习者其实内心深处连鬼神都不信,又怎么指望他们能入门呢。

蒋公收姜垚那两千金,是形式和内容都具备的行为,真术的价值在世俗评判体系中得以体现,这不仅是阳面传承对后学的示范效应,也是阴面传承的必需要求,而姜垚在跟师数十年而不得传授之后,还能否升起抵过两千金的信念,又是对真心的一番考验。

昔日并非因两千金而不传,今时亦并非因两千金而传,但没有这两千金,却又成就不了这一桩传承。

并不是有金钱参与其中的传承就是江湖交易,真传也并不是就清高到丝毫不沾染尘俗,这只是尘埃里门外人的妄想罢了。

现实中花钱学习被骗的事自然是屡见不鲜,但因为把钱看得太重而错失真传的可也一点都不少,两者并无二致,同样都是自身智慧不够而已。

丹道传承中类似的情况也一点都不少见,张三丰也有“生平好善访仙翁,十万黄金撒手空”之语,“舍”是终极考验之一,十分简单,但已经足以达到筛选的目的,因为人的本性就是如此简单,千古不易。

这些东西,时时处处以俗世名利为标准来考虑问题的蠢人们,又怎么可能懂呢?即使在他们对真诀最狂野的想象里,也不过是与真诀实际价值相比微末到不值一提的名利二字而已。

只不过到头来真相可能与大众想象的完全不同:若要求名利,根本无需真诀,真诀是一文不值的。

此中玄机,留待有缘诸君自悟自得吧。

福生无量,道炁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