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133840.jpg

依照生成原理,术数系统可以大致分为两种:时间系统与随机系统,当然实践中两者常有交叉之处,但基本架构是有本质性区别的。比如从清代后期至今广泛使用的成熟六爻系统是典型的随机系统,用时间逻辑来使用就会有很多问题,这是底层架构决定的。

经过最近的作死熬夜等努力,我所使用的各主要术数系统的起课排盘程序已基本编写完毕,今天开始写最后一个系统六爻的程序,重新思考了计算机的随机算法问题,又一次体会到像数学这类基础学科,真是越到底层越难。

像计算机生成随机数这么一个看似最简单最基本的问题,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实现。一般情境下使用的随机算法,都是伪随机,由算法驱动在一定范围内做尽可能均等的概率分布,本质上仍然是序列算法,实际当然有规律可循,并非真正的随机,一般计算使用倒也足够,可再深入一步,在一些高精密要求的情境下就不行了。

目前的解决方法是使用加入物理过程的所谓真随机算法,比如通过采集计算机硬件运转的低频噪音,转化成模拟信号进而转化成数字,通过引入算法的外部物理因素来提高随机程度,这也是为什么彩票抽奖不用计算机而使用物理的乒乓球方法。

但这一方式也有原理上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计算机放置的环境相对固定,噪音也是有规律的等等,目前通用的做法是基于柯尔莫哥洛夫的“概率的公理化定义”,即按照一定标准对算法做随机测试,能达到一定时间段一定范围内的可控误差就可以了,实际上还是伪随机,只是精度更高一些。

这个问题再往深入研究,其实就是哲学问题,等价于“热运动是不是真随机的”、“量子运动是不是真随机的”、“这个世界存不存在真随机”、“人的意志是否自由”,亦即“这个世界是不是有序的”,而这个问题易学是有答案的。

因此,我们可以退回来说,其实没必要过分纠结真随机问题,像某些易学研究者说的“六爻用计算机起卦都是不准确的,只有手摇卦才准”,除了被算法写错的程序伤害之外,就是掉入了中学政治课本上讲的不可知论陷阱。毕竟按照一定标准看,手摇卦也不是百分百完全随机,而且为什么彩票站机选数字不是真随机,却也仍然有中奖的可能?

学过我易道课的同学,可以想想我在阴阳概念中讲到的内容,扔硬币的问题,所谓物极一变、物极必反,唯一“绝对”的就是“相对”本身,是否也属于阴阳的题中之义?东西方思维在认识世界这个问题上研究方向是完全相反的,西方是归纳统计假设验证,而我们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以那些说八字面相风水等等术数都是统计学的学者大师们,真是傻得可爱啊。

当然对随机系统来说,随机算法仍然是最根本最重要的,这就需要跳出数学的思维框架,只要跳出来,易学系统要求的真随机,实现起来其实一点也不难,我已经琢磨出了三四种六爻真随机起卦的实现方式,其实原理都是之前我在其他随机系统中验证过了的。类似的如我在预测心法中讲到的弦定位理论、道教看起来特别玄实际上特别实际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等等。

由此推之,我们自大一点说,目前基础科学领域普遍正面临着的底层瓶颈,其突破必须要借助于真正的华夏文明的思维,西方哲学在这方面确已走到了尽头。

Last modification:June 28th, 2019 at 01:45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