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习易学、道法等传统技艺日久,所见行内怪现象就越多,许多经验与大众认知有颇多不同,今天一时兴起,改写自己的一篇旧文,来聊聊传统技艺传承中的师徒关系问题。

传统技艺的传承基本都是采用师徒制,“师”承负着连接过去与未来的关键职责,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与一对多的学校课堂式教学方法相比,师徒制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前者适合普通知识的普及,后者才能实现核心技艺的传承,师的作用亦非仅仅传道、授业、解惑那么简单。

师徒制中的师首先必须是某一领域的有所成就者,对该领域技艺有全面把握与深刻理解,并且对学习的整个过程了然于心。师可以根据求学者的个体特征谋划个性化的教学方式,并且对学习者所迈出的每一步实时观察和亲身参与,用过来人的视角纠偏补漏,确保学习者始终走在通往正确方向的路上。

传统技艺注重师徒口口相传并非全是出于保守,一是为了保持技艺的活力与适应性,不同时代的传承人会按照当下的时代特点进行教学,使技艺不会脱离现实;二是为了技艺的不断积累和提炼升华,每一代的传承人都会将自己独特的心得体悟融入技艺的传习系统,这样才有可能造就一代更比一代强的局面。

徒的学习全仰仗师的传授与教诲,师对徒的成长进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种良性互动方式保障着数千年来传统技艺的传承延续。

我们就以道法这个传统特色最鲜明的特殊技艺为例,把师徒关系略分为五类来简单谈谈。

第一,有缘。

这个不是“施主你我相见即是有缘捐点香火钱吧”的有缘,而是指的师徒间宿有因缘,比如前世就是师徒,或祖上有香火情分之类。

无须其他条件,徒弟只要自己不作死,师父自然会倾囊相授,但现实中徒弟一方作死的比较多,可能因为得来太容易就不会珍惜吧。

这类情况有的会一见如故,莫名升起信任与信心,传授与学习的双方都感觉无比顺畅、心有灵犀。有的可能还会有梦中早见、似曾相识的情况。

比如我的一位华光法师父,我之前从未接触过他的相关信息,但偶然间听一个从未见过面根本不熟的外地网友提了一句,就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得去看看,然后订了最近的机票,飞机落地倒火车、倒汽车、倒三蹦子、摸黑步行,在一个几千公里之外的野村里终于见到了面。

寒暄也没有几句,就直入正题,双方都不觉得奇怪和突兀,好多天的交流过程中从无客气和绕圈子,亦无隔阂感。甚至直到我走的时候师徒才互相问了对方名字,回来之后也并没有频繁联系,但感觉就和家人是一样的。

再比如我的一位丹道师父,当时他真的是一点名气也没有,我也是在出差路上偶然看到一位旧识写的几句话,在毫无了解的情况下果断退票买票,绕道去拜访。一见面似曾相识,而且我的骨相和师父都是一个类型的,不能不说冥冥中早有因缘。

当然了,反面的例子也是不少的。

比如我的一位师父某年宣布收了一位关门弟子,而且是传说中“师寻徒”的情况,师父先梦中见到了徒弟的样子,然后才遇到了真人,师徒缘分想来是极深的。

结果才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位关门弟子就因为钱的问题和师父起了争执,最终闹到欺师灭祖、师徒反目的结果,让人唏嘘不已。

其他类似的情况也属实不少,而且情节都大同小异,很奇怪的是这些徒弟没有一个坚持超过一年不露尾巴的,果然时间才是最好的试金石。

第二,有情。

师徒一见如故,感觉投缘,起码互相不讨厌,然后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和交流,互相比较认可、信任,天长日久,师徒间心意相通、感情深厚,有的情同父子,甚或超越父子之情。

按照我个人有限的经验,师徒关系能长久,且能真正有所传承发扬的,大多是这一类,而不是前面所说“有缘”的情况。一般衣钵传人、掌门大弟子等多属此类。

大概人性如此,经过努力得来的默契最会珍惜。

好几位在我修行路上起到关键作用的恩师都是这类情况,包括传给我斗姥法和上清法的那位失踪多年的云游道人,甚至连个正式的拜师举动都不曾有。

师徒之间也谈不上有多深的缘分,都是机缘巧合之下有了交集,在特定的时空条件下有了师徒传承之实,作为徒弟,受师传授提点之恩,自当永铭不忘。

有些师父那里,一开始也是花钱去学本事而已,但相处日久,历经考验,师徒情分到了,其他的外在条件也就无所谓了,这应该是传统技艺师徒传承关系中的主流情况。

作为后学者,不应有遇到神仙点化之类不切实际的幻想,拜师学艺与其他人际关系的维护是一样的,为人真诚实在、做事发自本心,自可与师结就善缘、感应道交,最终有所成就,这才是正途。

第三,有用。

徒弟有一定资源,能为师父做些什么,或者出钱或者出力,或者可以提供各类世俗的便利,师父会按照徒弟的付出多少,论功行赏,给以回报,大家一团和气,平时也无不妥,说是利益关系好像有点残酷,但也相去不远。

各门各派此类弟子应是占了大多数,好像活佛们进京收的弟子多属此类。

很多有一定社会资源的人,一方面物质条件足够,已经没有太多追求,另一方面见多识广,对世界的广度有一些切身认识,这时候就开始考虑世俗之外的事情了。

比如如何能活久一点活健康一点、后代如何抚养如何教育才是最优、财富如何能延续传递下去、死后该有个怎样的归宿等等,这类问题的答案往往与玄学、修行、道法之类脱不开干系,于是自然就踏进了传统技艺的圈子。

而修行人往往对世俗方面投入精力较少,也需要一定的供养和帮助,这就形成了可以两利的前提条件。

这类徒弟主要的诉求大概就是保平安之类,并不会真去怎么下功夫修,对复杂的内容兴趣也不大,反倒是比较稳固的一种师徒关系,也有个别宿根深厚的徒弟后期真的会走上修行之路,只是比例实在很低就是了。

主要问题往往出现在这类徒弟并不会只拜一位师父,拜的多了难免厚此薄彼,师徒双方都有心态失衡的风险,但因为双方感情投入都不大,好聚好散的居多。

这类情况我也见过一些,但也乏善可陈,就不举例了。

第四,有钱。

做徒弟的一无向道之心,二无修行之意,三无对师父之信任,四无传承发扬之打算,可能是为了好玩、猎奇、虚荣,或者为了以后走江湖方便,或者为了虚幻的心理满足,或者为了请师父出手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治病、解灾、平事等)又不方便开口,就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拿钱砸了,看似毫无情意,但现实中反倒是这类师徒间最少是非,可能因为双方都期待不高的缘故吧。

如果正好遇到师父缺钱,或者师父比较开明,也会得到真传。当然主要还是看运气,有的师父表面开放,内心还是很传统的,对以钱为主的弟子教一套,嫡传弟子另教一套;有的师父表面传统,内心开放,无论是不是以钱为主都会真传真教。

但在现在的金钱社会,钱也是衡量诚心的一个重要指标,有些做法也是无可厚非的。

我也结识过几位在玄学圈子里混到名气比较大的咖,就是这样的路子,听说哪里有本领高的师父,就带钱去砸,砸不下来的毫不恋战,马上掉头转战下一处,需要培养感情慢慢相处的情况,他们是不会做的,因为觉得效率不高,影响发展。

他们也是学了一身本领,然后再拿这些本领到自己的客户圈子里去赚钱,再进行接下来的一轮循环。

总体来看,这类徒弟在修行上真能有所成就的最少,基本上都是混江湖的,能满足职业需求就好,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

这类个别情况下师徒之间也会因为利益闹翻,偶尔也会在新浪博客之类的阵地见到师父出来怼徒弟的,大概套路就是某某人是我徒弟,传的什么什么是不行的,应该是我传的才可以,下面接着就是联系方式。

也是一道风景线。

第五,有脸。

这类徒弟最有意思,往往是对师父半信半疑,可又不舍得师父的本事或者名头,吝啬成性不愿意付出任何东西,脸皮又比较厚实,于是乎在师父面前哭穷、比惨、拍马屁、装义气,见风使舵、反复无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做师父的往往不堪其扰或心软不忍,就含糊了下来,也会传授一些东西,也有个别做师父的不明事理,被忽悠住了的,事后自然收场很难看。这类人事过境迁后翻脸比翻书还快,“小人”二字是对其最中肯的评价。

比如我知道的一位“大师”,整天在朋友圈晒吃喝玩乐,昨天某总送了二十万一对的翡翠镯子了,今天某总请客在某皇家休闲会所消费了,明天应某地首富重金相邀去给某某大厦布局风水了之类的,一副宇宙大师的成功派头。

可到了他的师父那里,开口就要哭的节奏,上个月丈母娘病重没钱看病住院了,这个月老婆身体不好家里得借钱度日了,下个月老父亲要手术费用没凑够还不知道怎么办了,总之就是一个惨字,那架势恨不得跟师父借个三千两千的应应急,然后话题一转:师父听说您在传的某某法是怎么回事,我能学吗?

真不知道是拿谁当傻子呢,呵呵。

更多的例子就不罗嗦了,说多了容易得罪同行,游戏之言,仅为博诸君一笑,切勿对号入座为盼。

道法师徒传承中还有一个特殊的点值得一说。

很多初学者有一个惯性思维,认为师爷肯定是比师父厉害,师爷的师父肯定是比师爷厉害,因此就想方设法打听自己的师父是在哪学的,然后想着直接去“取经”。

如果这个逻辑真的成立,那所谓的传承岂不是成了黄鼠狼下耗子式的一代不如一代?

每个人的使命不同,有的人修的好不代表能传的好,有的人自己资质不好或者下功夫不够,不代表带出来的徒弟就不行,就像长跑冠军的教练未必是长跑冠军一样,这个道理多么浅显,可总有些傻瓜搞不清楚。

比如我所学的某一支茅山法,有个师兄真的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修行水平就更不用说了,但他带的徒弟中真的出了几个高人,法还是那个法,在谁手里行还是不行,很多时候还是看自己,只要传承是真实的就好。

而跳过了师父去找师爷了,本事就能和师父平起平坐了?有些人就是抓住了初学者的这个幼稚心理来行骗,比如我在某个门派的很多师兄弟就被人以私下“拜师爷”、“长功力”之类的借口忽悠的挺惨,当时他们也来忽悠我,全被我怼回去了。

无论学什么,都离不开做人,都不能违背做人的基本原则,守住方寸之间,永葆本心不失,才是接续传承的真义,与各位朋友共勉。

福生无量,道炁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