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易道研习者,常有一些可笑的幻觉,总觉得必须要搞点什么新理论出来,才算实现了人生价值。

当然一部分人更可能是为了实现市场价值,比如大家都搞八字命理,凭什么你收费比别人高,自然要有一点借口和凭据嘛,这个没什么好说的。

还有一部分人是真的热爱学习和思考,智力也很可以,只可惜灵性差了些,于是要么在古籍的海洋里迷失方向成了腐儒,要么各种牵强附会搞出一套逻辑非常严密完美自洽的理论,并由此认为自己得到了天机,沾沾自喜之余到处怼人,在网上易学爱好者聚集之处很是常见。

这部分人真是有些可惜,其实能稍有点灵性的话,以他们所付出的时间精力与钻研精神,起码能有些实际成就,但一来基础不扎实,入门即走偏,并不知道易学的根本源头,也不懂易学最基本的高容错性原理,二来心底角落总有些目中无人的傲气,自恃聪明才智而不敬先人,这个是家教和成长环境的问题了。

无数光阴的勤苦努力终究尽付流水,可怜可叹。

由此也能体现出传承的重要性,有些东西其实极其简单,但如果没有人告诉你,绝对是终生都琢磨不出来,易学如此、道法如此、风水如此、修行亦如此,即所谓: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

我常说古人的智慧绝非我们可以揣度,并非盲目崇古,过去时代的黑暗和愚昧只比现代更多,但这不代表古人中就没有远超时人的智者,他们曾达到的高度确实是我们尚且无法企及的,有些东西只有证到了,才能明白前人智慧实是高山仰止。

过去的社会与现代不同,像易学这种顶层的学问,必然仅仅是掌握在最高阶层的极少数人手里,这由客观历史条件决定,不以现代人的幻想而转移,所谓的山野秘传之流,源头终归是在高处。过去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许多家传秘本之类,其实都是有限眼界之下产出和固守的糟粕,而绝非精华。

现代信息发达,研究风水术数之人日渐增多,很多古怪理论层出不穷愈演愈烈,各种来历不明的秘本也被发掘出版,很多学习者依之用功,学起来十分顺畅,却不知这正是前朝同样执着走偏的人所作所留,是一个通用错误模式在古今不同时代的简单重复而已,是真真正正的以盲引盲,沈氏玄空如此、紫微斗数如此、很多丹经道书如此、三式中的诸多流派亦是如此。

由于教育上一些不可说的原因,现代人哪怕看多了各种瞎编的朝堂风云和宫斗剧,也基本不可能理解,一个文士大臣面对皇权时的压力有多么巨大,这种情形下进呈给皇帝的文本里,能写“用式无差,占事有准,祸福符应时变以周,悔吝凶吉与神道而合契”,到底意味着多么巨大的自信,背后是家族多少代人的艰辛探索与积累,多少常人无法企及的时间与精力投入,岂是坐井观天的现代人仅凭幻想和不知不觉被洗脑灌输的偏见就能否定的?

因此研易读古籍,应始终以官家机构的文本为重,不要盲从部分人对当权者狭隘的想象或有意误导,历代王朝禁止民间流传天文与术数,更多是为了防止有人趁机妖言惑众引起社会不稳定,而不是怕百姓掌握了什么天机来推翻他们。

有个段子说得挺好:城里人开两个小时车专门去农村买土鸡蛋,却不知道这些鸡蛋是村里大妈早晨挤两个小时公交,从城里市场上买回来的。

对一个易道研习者来说,对许多山野高人与民间流派的神奇故事,听听就好了,天道所限,这世间的一切存在,都是要讲道理的,万勿迷信啊…

福生无量,道炁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