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天正是高考,每年的这个时候,总有应试教育合不合理、大学教育有无实际意义的争论,来来回回都是些老生常谈。

事情原本很简单,应试教育的意义,并不在于让学生掌握多少知识,也不在于掌握的知识本身有无实际用途,而是锻炼和考察学生学习和掌握知识的能力,实质是进行智商筛选,并提供相对公平的阶层流动机会。

而大学教育属于文化背景教育,侧重点不在专业技能的培养,主要意义同样不在知识传授,也不在毕业后能不能找到合适工作,而在建立基本常识、构建知识背景,毕业才是社会生活的真正起点,文化背景对个体的人生至关重要。

获取常识和建立知识背景当然并非必须通过大学,那些退学的首富们、草根英雄们、正经的网红们等等,当然可以通过他们自身家庭背景、个人智力、生活环境等综合因素的作用来自我教育,但这显然与个体的综合素质密切相关,在社会层面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如果没有大学学校这种形式约束,血气方刚的普通年轻人,恐怕很难把精力用到学习常识和建立认知、提升思维上,大学提供的是一个开放的成长平台,而通过与同龄人的相互观察、交流和学习,也可以让他们找到状态快速进步。

对普通人来说,文化背景教育是非常必要的,即使在非常边缘的易道、宗教等领域也是一样。

我以前写过一些同行闹的笑话,比如“天堑煞”错抄成“天斩煞”、“长生四子中旬半”里代表数字五的“中旬半”被解读为“月份中旬”、“坟前庙后”这类典型的互文却被理解成与“坟后庙前”不同,等等。

这些都不是隐语、专有名词带来的问题,而是缺乏常识和文化背景导致的低级错误,因为没有必要的文化素养,对传承下来的文本内容无法真正理解,只能误解、曲解,并以讹传讹。

根据我个人的感性认知,可能绝大多数易道行业的从业者都无法独立阅读文言文,而相关古籍又全都是用文言写成,只能由没有易道专业知识的学者们来翻译这些典籍,因为没有传承背景,翻译出来的内容往往偏差不小,而有专业知识的从业者们只能学习这些有偏差的二手知识,导致其中有错误也无法分辨。

我在民间接触过不少术数和风水的从业者,他们从师承中得到的视为秘密珍宝的口诀,大多都是一些典籍中的原文,但因为上溯几代传承中都没有接触过这些典籍的人,导致传承内容的很多地方都有了错误。

对这些错误的地方,有的传承者疑惑不解,只能把这部分内容弃而不用,有的传承者却按照自己的想法牵强附会胡乱解释,于是就发展出来一些怪异的流派,让人无奈又不知从何说起。

比如三合派风水的很多口诀,就是前几代传承中有人或有意或无意篡改过的,我相信他们并不是想要害人,只是实在读不懂、用不上,只能按自己的经验和臆想搞二次创作,然后流传给执迷不悟的一些后学者。

很多大师的案头都放着厚厚的古籍,以我的小人之心妄自揣测,他们多半是看都没看过,即使看恐怕也是看注释或白话翻译,原文可能是看不懂的。

不然为什么有些在古籍中有明确记载,甚至反复强调的常识问题,却一直在大师中流传着让人哭笑不得的错误版本,而且他们还一直津津乐道,甚至还会特别拿来教导后学。

比如说罗盘与风水定向其实并无关系的问题,我以前写过在这里就不详谈了,这个实在是太得罪人了。

文化背景教育的最大意义还不在前述这些,而是在于对人思维的塑造,有常识、有基本知识背景的人,通常会尊重客观事实、讲道理,会按照逻辑来进行思考,并且会对照现实反思自身,由此可以认识到自身错误和不足,进而不断优化知识体系,最终达成个人水平的提升演进。

至于“负心多是读书人”的问题,知识文化与道德是两码事,那些有文化的坏人并非不知道自己在作恶,只是不在乎而已,甚至还会出现“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情况,不过人不会因为没有文化而变好,也不会因为有文化而变坏,说到底还是人的本性使然,这是另一个范畴的事,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我原来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江湖人总喜欢争高下、论是非、做无谓的意气之争,并且把按逻辑行事的异己一律看作坏人,后来才懂这是文化和思维的局限所致,很难沟通和改变。

比如我与一些业内人士谈到八字定时辰方法的问题,基本上都会被怼回来,什么古人就是这么用你这是标新立异沽名钓誉了、什么你才学了几天我都搞了几十年八字了你这就是胡说八道了、什么你是走火入魔精神病幻觉了,等等,总之只要和他们认知不同就先喷一波再说。

这些人却从来没有先认真听一下我在讲什么、是不是有依据、是不是经过了实践的检验与证实、此法推算的结果是不是准确,可能就此错过了一次提升自己的机会。

由此我们要认识到,人所受的背景教育,决定了个体对不同意见和新事物的接受程度,进而实际限制了人生最终能达到的高度。

连想象力都是有桎梏的,就像一个终生没有出村子的佃农,他对皇帝最极致的想象,也无非是皇帝用金锄头种地、娘娘做针线活用的笸箩也得是金子做的,你跟他讲皇帝不是想睡谁就睡谁想干啥就干啥,也要与文官集团斗争和妥协,也不会微服私访,他只会在茫茫然回过神之后怒斥你就是放屁。

宗教修行领域也是一样的情况,比如有些人明明是修行出偏有了幻视幻听,却认为自己有了什么境界得了什么神通,有些人对自己的梦境极为执着,认为由之得到了什么秘密,还有些人对早年所学的一鳞半爪知识执念甚众,认为与之不符合的一切东西都是假的,等等。

我在某地寺庙游历时,见过一个非常有名的佛教居士,因为修炼来历不明的神功,出现了严重的幻听,显然是肝练坏了,他半是炫耀半是迷惑地去请教一个高僧,高僧说你要去医院检查看看,身体是不是有问题,神功可以先停一停不练,此居士尴尬之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涵养挺好没有当场反驳,但心里显然是不相信的。

出来之后此居士沉默了半晌,跟我说:“我明白了,高僧的意思是我练的不错,我身体很健康又没有问题,那为什么会有这些现象?肯定是练出功能来了嘛,一定是佛菩萨在耳边给我提示,这么玄妙的事,高僧当然不好当众肯定我,才只能那么说”。

当时我听完真的是瞠目结舌,这个逻辑水平简直突出太阳系了,虽然好奇,但为了我的三观健康着想,我还是没敢问他,《金刚经》里讲的不要执着于象的那些话,他到底是怎么理解的。

这些人共同的特征是不读典籍、读不懂典籍、无视甚至蔑视典籍。

更多故事我就不讲了,谈论修行的东西,比谈易道还更容易得罪人,近些年我的暮气愈重,对与人争执一点兴趣也无,对引导教化别人更是畏如蛇蝎,看不顺眼的人和事就不看,大家各自安好就是和谐社会,人生短暂,不应浪费时间精力在无谓的地方,自己开心才最重要。

现在社会上很多关于易学、宗教、修行等的离奇课程和组织,乃至一些传销、洗脑、精神控制的东西,虽然情感上我始终无法接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断上当受骗,但理智上我也明白,常识和知识背景教育的缺失肯定从中起了关键作用。

人性总有缺陷,任何人都是有局限的,教育是让人不断反思、改进、提升的重要助力。

我现在关注着好些个反中医、骂风水道法、反特异功能、骂道教佛教、骂传统武术的公众号,当然都不是无脑喷那种,而是理性讲逻辑的,看看他们陈述的不同见解,可以警惕自己不要变成大师、神棍、佛油子、精神病患者。

承惠于我所受的文化背景教育,让我有了面对自己和一切不同意见的勇气,不至于堕入偏执或迷信的无明深渊,也真诚感谢在我受教育的过程中,给予我启发、帮助的老师和同学们。

Last modification:June 8th, 2021 at 03:45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