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易道领域很多知名大师,以及大师们的弟子们,都做过比较深入的探讨交流,虽然我也很不想这么说,但我对大师们的水平真的高估太多了。

很多老师使用的、传授的、大肆宣扬的,实际都是没什么价值的东西,有极少数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自己有真传但不教,只是一直搞钓鱼式教学,绝大多数是自己也还没搞明白,就急吼吼开宗立派广收门徒了。

学生也有不能忽视的问题,比如想三五天速成大师好杀进江湖浑水中大摸其鱼,比如得陇望蜀占便宜没够,比如总妄图找到师父的师父而跨越式快速升仙,等等。

我不是这样的学生,也绝不做这样的老师。

起初我只是从做老师的角度出发,尽可能多教、教好学生们,后来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原来学生们也并不都是我这样的学生,当年我的师父眯着眼说:“你以后就知道了”,我现在知道了。

老天早已用命运将世界织成一张大网,恢恢然而丝毫不漏,人能做的着实相当有限,急不来,慌不得。

原本道法课我是想彻底重构,添加大量内容,最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幼稚了,但凡学习者中有一个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存在,就不应该这个教法,所以我只会在原有内容基础上略做优化和完善,更多内容还是放到高级课程,收费高、门槛高,并且必须是择人而授。

至于各门术数教学,思路也要调整,对于可以普传的内容,仍然会毫无保留地传授,性价比保持在大师们同类课程性价比的十倍左右,不能普传的内容,则一律不再在公开课程里涉及,仅传授记名弟子和弟子传人,以避免这边刚上完课那边大师们就发现自己祖传有相同内容的喜当爹的尴尬。

Last modification:December 30th, 2020 at 10:11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