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KGGQMx6g.jpeg

找我测事的客户中,历来是问感情婚姻的最多,痴男怨女的故事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只是普通人没有机会看到那么多,有些“故事会都不敢这么编”的情节其实并不鲜见,但见得多了之后也就释然了。

毕竟按照我个人的经验,一千对情侣中,完全没有问题的大概只有两三对,也总有两三对的关系会有匪夷所思的情节。

剩下的九百九十七八对,多多少少总会有些无法对外人诉说的故事,就像扎在平淡生活角落里,毫不显眼的一根刺。

所以我知道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也绝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男同学。

不过我们今天聊的不是感情,而是由一个问感情的女同学小丁,引出的一个复杂话题。

你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小丁恋爱了,本来可以是件很美好的事情,问题出在男方已婚且家庭美满,他只有在某些节假日老婆孩子不在的间隙,才能与小丁共同进行一些少儿不宜话题的探讨和实践。

这样的生活对小丁来说也谈不上痛苦或者纠结,只是有时候会“空虚得想要发疯”。

“老师,人真的有来生吗?要是真的有来生,或许我们就不会这样了吧?”

生命并不会终结于肉体的死亡,这是所有古老文明由来已久的共同观念,我们的文明亦是如此,无论佛道两教还是民间的原始信仰,都笃定轮回是存在的。

周而复始,轮转不息

这个结论明白地摆在那,我们仍然会困惑,是因为不愿去相信。

可能对某些人来说,如果这个结论成立,那么生活的许多内容会变得毫无意义,因此宁可选择拒绝相信。

那么那些痴情的人们会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吗?

在社会主流视野之外,这样的事情其实有不少。

死生契阔

大概四五年前在上海,我遇到一对中年情侣,男士是我一位客户的商业伙伴,在去往办公室的电梯里,他给我看了小臂上黄褐色的胎记,形状酷似两枚并排在一起的指印,他的夫人在手臂的相同位置上有一模一样的胎记。

两个人在遇到彼此前都曾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人生主要的经历和转折点都大体相同,而且在认识对方之前就都曾经在梦里见过彼此的样子。

还有更离奇一些的。

我在某个道法门派的一位师姐,从小体弱多病,谈恋爱每到谈婚论嫁的阶段,就必然会有些血腥诡异的梦,然后就会和男朋友莫名其妙地大吵,最终不欢而散。

反复多次后,她心里也慌了,托人找到了一位著名高道。

老道长用法查了之后跟她讲:

你前三世都是女人,三世和同一个男人都是恩爱夫妻,但每次都是一方先夭折,你前世的丈夫接受不了造化弄人,这股子怨气撒不出来,一直跟着你不肯投胎,也不让你跟别人好。

后来做了解怨和炼度的法事,这位师姐顺利找到了如意郎君,现在孩子都上小学了。

西方人常讲“吸引力法则”,抛开其各种被忽悠歪曲的含义,这个法则实际是易学“同气相求”原则的粗浅解读。

想要什么,心里就会经常想着什么,也就反复浸染了其气息,逐渐向之靠拢。

世俗化一点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即具备相同或近似属性的人、事、物会逐渐趋向于靠拢、聚合在一起。

同理,两个痴情的人心里只有彼此,两个人各方面也会逐渐趋同,要在一起的愿望强烈到一定程度,凭借这种连接,即可穿越时间的屏障,穿破死亡的阻碍,始终缠绕在一起,无论是以什么样的形式。

我知道这个说法听起来既虚幻又迷信,但有些时候真相都砸到脸上了,我们却基于自己有限的生活常识、被灌输的虚假观念,故意选择嗤之以鼻。

我们来看一些生活中复杂的表象,背后是简单到难以接受的原理。

光与暗

佛教的净土宗提倡念“阿弥陀佛”,以之作为终极的修行方式,为的是死时能去往这位佛的国度,在那里能有一个更高的起点和更好的环境来继续修行,这是净土宗的本质。

那么为什么念就能去呢?

除去佛教讲的仰仗这位佛的愿力等条件之外,最基本的原理也是“同气相求”。

你对佛时刻念念不忘,成了深植内心的牢固念想,那么当死亡的大浪袭来,各种痛苦让你不能自主时,凭借着这一点念想,就可以找到想去的道路,而不像没有信仰和修行的人一样,迷失在外力牵引所致的轮回里。

信仰的基本规律就是如此,你信谁、对谁念念不忘,就会趋向于谁、最终到谁那里去。

所以道教反对巫蛊弄鬼,因为活着时总是与鬼厮混在一起,死了难免也会同样变成鬼,那就惨了。

念想是一种力量

0LKGGQfRrZ.jpeg

念念不忘的作用为什么有这么大?

因为人的心念力量巨大,大到普通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比如佛教讲“是心是佛,是心作佛”,念佛讲究“致心一处”、“身口意合一”,即不外此理。

我听一位大和尚讲过一个故事:

一位追随他的居士养了一条狗,居士对这条狗非常喜爱,恨不得天天带在身边,出差见不到这个狗就心神不宁,打电话回家也是先问狗怎么样,后来发展到晚上抱着狗睡不跟老婆睡。

因为整天想着这个狗,居士有一次跟人吵架,一着急一拍桌子,“汪”发出一声狗叫,把自己和对方都吓了一跳,他又羞愧又迷惑,不明白怎么回事。

汪!

过了一段时间又遇到类似情境,他又“汪”了一回,他的朋友们都觉得他被狗附体了,他也很恐惧,跑来问大和尚是怎么回事。

其实历史上曾有过类似的事情。

宋代名画家赵孟頫非常擅长画马,天天日夜对着马观察,反复揣摩马的姿态、动作、神韵,冥思苦想,到了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的程度。

赵孟頫画的马颇具神韵

有一天他在屋里睡觉,夫人给他端茶进去,一开门看到一匹白马躺在床上,大惊之下茶杯摔碎在地,惊醒了赵孟頫。

一问缘由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整天想马,样子都变成马了。

他反省之下有些后怕,方才意识到心念的力量,于是不再画马,改画佛像了。

后来画的红衣罗汉是不是也不错?

其他诸如琢磨虎死后变成虎、琢磨钱死后变成守财鬼、贪恋身体死后变成守尸鬼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有些我在易道风水实践中也曾遇到过,这里就不罗嗦了,以后咱们慢慢写。

有个成语叫“色授魂与”,《聊斋志异》里就有这么个例子

广东有个叫孙子楚的小伙,憨厚迟钝,外号“孙痴”,遇到富商家美丽的小姐阿宝,魂魄就跟着姑娘走了,回家后倒在床上像喝醉了一样神志不清,魂魄和阿宝倒是相处得挺开心。

后来孙家眼看少爷要完蛋,找神婆把魂魄弄回来了,孙小伙不甘心,一个念头魂魄又附到了死去的鹦鹉身上,飞去找阿宝了,折腾半天后来两人终成眷属。

真正痴心的人活着都能神叨叨地纠缠上,何况相对便捷许多的鬼呢。

世界的规律很简单,你对什么念念不忘,就会与什么接近,而这种心念到了一定程度,会产生不可思议的效应,无论是对自己的身心,还是对身外世界中的客观存在,都是如此。

相较于佛家的教化说辞,道家其实对这些规律理解得更加透彻,而且还发展出了利用和影响规律的实际操作之法,只是道家尚隐,不喜欢多唠叨,大多数内容并不为人所知罢了。

道理讲到这里,可以落回地面谈谈应用的问题了,这么玄乎的东西有什么用处吗?

还是以年轻人关心的感情问题为例,有的小伙子说,我看上了一个姑娘,爱她爱得不行了,怎么追才好?

方法很简单:每天醒来和睡前都要想一下姑娘的样子,并且默念三遍她的名字,陈述一遍你的愿望。

看起来挺荒唐的吧?别着急笑,我们先厘清两个问题:

第一,你真的真的喜欢她吗?喜欢的是“她”吗?确定不是因为容貌、身材、家世等别人认为吸引人的外在条件,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纯粹吸引吗?

当然即使是基于上述条件其实也没关系,关键是这个愿望有多强烈,你能为之付出到什么程度?

第二,你能坚持实际去做吗?你的愿望强烈到可以接受这么荒唐的方法,并且坚持下去吗?能坚持多久?

搞清楚这两个问题后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她吧?

但如果两个答案都能说服自己,那么你去做,一定可以成。

当然了,正常该怎么追还是怎么追,不能偷懒。

而且前提是你们得正常接触啊,对着一个明星画报这么整,估计只能整成精神病。

如果要一本正经地总结一下,通用的要点如下:

一、发心是纯正的,起码能真正说服自己、能尽力实施,这是前提,是为“真”。

二、符合社会人伦,即大多数人的基本观念,这是规律的一种体现,是为“正”。

三、心念是凝聚的,起码在某个时间点能心无旁骛、完全集中,早晨刚醒和晚上睡前比较容易达到。

四、行为是规律的,即在固定的时间和空间条件下重复同样的行为,是否有规律,效果会差别很大。

五、一定要去行动,任何事情都是在实际行动中变化和导向结果,空想无用。

例子举得随意了一些,但规律是精确的,至于压力重重、生活乏味的中年人们关心的金钱和事业之类,获取方法同样遵循这些规律。

比如钱,首先要搞清楚的是,自己真的想要钱吗?不要笑,大多数人爱钱只是从众,其实并未清楚认识到钱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其真实意义又何在,那么追求起钱来就不会怎么尽心,结果也就打了折扣。

当然这些都只是皮毛,并不是规律的全部,内容写到这里,顶多算篇鸡汤文。

实际生活中我们会发现,现实世界并不是这么简单,这才是我们的智慧与忽悠洗脑有本质区别的地方。

比如那些爱招惹阴性东西的人,不一定是热爱恐怖电影整天想着见鬼的人,也可能是十分怕鬼天天祈祷不要碰到鬼的胆小鬼们。

越怕越容易遇到,越排斥的结果越容易发生,这还好理解一些,表面上看,是因为排斥也是一种强化,变相地造成了事实上的吸引,类似心理学上的“粉红大象”效应,也是“墨菲定律”的原理。

但问题真的这么简单吗?

再比如那些一心死盯着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却往往发不了什么大财,刻意热切追求美满姻缘的人,往往婚姻却不幸福。

不是说想要什么天天念叨就能靠近吗,怎么会越来越远了,上述几条要点我都符合啊,为什么还是越追求越不顺,到底怎么肥四!

这又得回到“心念”与“时间”两者玄妙神奇的作用上来。

前面说到心念的作用巨大,但其作用需要通过时间来实现。

简单说来,一件事情从起心动念到实际发生,中间有一个复杂的过程,期间需要不断以心念来校正方向、推动进程,最终才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达到愿景。

起心动念犹如种下一颗种子,接下来就需要心念的不断呵护,为它浇水、施肥、除草,从发出第一丝嫩芽开始,不断助力生长,挡风遮雨、修剪枝叶,以至最终开花结果,有所收获。

整个过程不可或缺的最关键因素就是:时间。

当我们过于用力地去渴望某个结果的时候,实际上是用心念在人为加速,拔苗助长,缺少了孕育成长的过程。

愿望越急切则进程越快,种子长成果实的希望也就越小,最终只能得到枯萎的禾苗或者畸形的果子。

当我们不喜欢某个结果时,又会过于用力地去把凶的种子推到时间深处,本来小小的问题,却由于时间的充分滋养,反倒结出了大大的恶果。

说到这里,我们应该明白,要认识和尊重时间的作用,心念的运用、度的把握都需要智慧。

而道家和易学中常讲的“趋吉避凶”即是这种智慧的集中体现。

所谓的“趋吉”,并非只要好的、不要任何坏的。

“避凶”,亦非对不好的东西视而不见、掩耳盗铃。

因为我们早就认识到世界由阴阳组成,阴阳互根、有阴必有阳、有阳必有阴。

吉与凶都不可能完全消弭,但可以互相转化。

可以“转凶为吉”,即用特定的方法把酝酿和萌芽状态下的凶,提前找到和处理掉,比如道教常用的“忏悔”、“送替身”等等。

而对于吉利的因素,我们讲究“凡事不可用尽”,要为时间起作用留下充分的余地,不要将之置于“物极必反”的临界点上。

所以,渴望某件事物的时候要尽力去追求,但要尊重规律和时间。

不希望某件事物与自己有关联的时候,要尽力去避免,但要讲究方式方法。

客观一点,淡定一点,智慧自然就生起了。

蒲松龄写“孙痴”的时候说:“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无成者,皆自谓不痴者也。”

那么你到底应该怎么做?

我能说出来的答案都是错的,如果这篇文章你真看懂了,你自己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祝你好运。

Last modification:July 3rd, 2019 at 11:56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