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140814.jpg

今天回老家路上,经过一片白色土崖,我跟老婆说那是观音土,以前荒年的时候没有吃的,树皮草根都吃干净了,只能吃观音土消减饥火,但那实际上就是石头粉末,怎么能吃呢,很多人因此坠胀而死。

饥民的苦难与惨痛,今人怕是已经无法理解。

老婆说她读中医古籍,很多地方写到饥馑年代与贫困区域里医者的无奈,许多百姓的病并不是病,只是因为缺衣少食,极其严重营养不良而已,又能怎么用药治疗?

晚上学员在群里问为什么中东战火频仍,其实,纵观人类有限的数千年历史,战乱才是主流,和平只存在于战乱的极短间隙,如今数十年的和平与发展,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

从人的惰性来讲,我们享受的和平已经太久,久到忘记了历史的教训,忽略了社会发展规律的不可抗拒,遗忘了血与火留下的伤痕。

可从时间角度来讲,我们所经历的和平年代也才只有短短数十年,不应该如此缺乏远见,所谓忘战必危并不是书面空话,而是不应如此快散去的警钟声。

时代大潮的方向已经悄然偏离,绝大多数人还在沉沉睡梦之中,将来的世界未必仍会安定如昔,虽然这是肉食者谋之的话题,我等屁民实不该矫情置喙,但黎民百姓在书上是一个笼统的词语,在实际中就是你我身边的亲人朋友,我等虽生如屁之微渺又岂能忘忧?

偶然翻到一篇对国际态势持悲观态度的文章,下面一条评论说:“感觉有点残酷。人民吃上饭不过三十多年。”,瞬间心酸之极。

愿天佑中华,黎民得福,和平与发展能延续久一些,再久一些…

Last modification:June 28th, 2019 at 02:17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