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的一位师父来访,有朋友在某湘菜酒楼设宴招待,酒楼老板当时看到有大师在座,过后通过当天在场的另外的朋友联系,想让大师给看看风水,因师父早已回去外地,朋友就介绍了我去应酬。

之前去的时候对其风水布局早已心中有数,当天到酒楼门前下车,又见一外应很不吉,当时就跟朋友说,今天就是蹭她一顿饭,怕是没有什么好谈的。席间种种不多述,有一点记忆颇深,该老板买一别墅,房后有一块空地是泥地,夫妻二人为了是否将这块地做水泥硬化而争吵多日,后来找了一位泰山上的“大师”给看,说要硬化才好云云,而且一直强调该“大师”“常年吃素”“从不收钱”云云,我当时只有一句话:这么频繁指点风水又不收钱这真是高人哪,我就真不敢这么干。当时觉得真是有意思,出于礼貌硬把笑憋回去了,也因此才记忆颇深。

饭吃完了下到大堂,酒店老板要求给店里风水评价几句。之前“大师”给该酒楼指点风水,安放了一块价值若干的硕大泰山石在大堂中央,配以定制的高端实木底座,真是气派非凡,该老板一直问“这石头怎样,是不是很好”云云,找心理平衡的意图跃然脸上,吃人家的嘴软自然不好意思不说话,可奈何我这人遇事容易瞎认真,涉及专业更不敢有半句假话,实在架不住问只好实话实说:这石头放这里可是不好,一是影响客源,二是阻挡财路,三是员工流失严重,最不济也要挪到西南角厨房洗碗间的门口,另外又点了毛病比较大的几个地方,就差不好意思说再这么下去可能关张大吉了。当时该老板就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态,说自从安上了石头客人比以前多了,很有效果啊云云。我还能说什么,看来技不如人咱就闭嘴吧。

timg (13).jpg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有一天到该酒楼旁边的小店吃麻辣烫,路过酒楼门口时瞥了一眼,那块华美的大石头还稳稳当当地蹲在大堂中间的原地,意料之中了。到了麻辣烫,一进门看到服务员甚是脸熟,我这样的脸盲自然是想了半天,然后问了同去的朋友,才想起来这服务员不就是旁边那个酒楼的领班吗?当天那个酒楼的老板还在席间隆重推荐她来着,说创业多年始终追随鞍前马后情同姐妹忠心耿耿之类,这怎么就跳槽了,而且还跳的如此之近……好吧,这是闲事就不要管了。

本来这事就忘了,可前几天偶然听人提起该酒楼门已关门,且外墙上涂满了类似欠房租跑路缺德之类的标语,心下还是有些触动。风水之道玄奥莫测,古人留下的这些东西绝非虚言,但就像医生只能治病不能治命一样,火炼真金能成器,烧稻草就只能留下一摊灰,所谓“有缘乃可度,无缘天外天”。

我的养生馆里也常有些“专家”型的顾客,我遇到了真是一句话也懒得多说,熟读医书三万卷,什么毛病也治不好的“神医”大有人在,咱就别装了行吗?适当装装有益健康,装到一定程度自己把自己都骗了的人,也就没救了。匆匆写就,无暇推敲,言语不当之处,还请看官多多见谅,得空了再来详细写写这些个“专业”与“装”的故事。

Last modification:July 6th, 2019 at 04:16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