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133902.png

无论什么领域的基础研究都是很折磨人的,玄学也不例外。

为了完善大六壬的神煞计算,我用大概两个多月时间考证了六十几个常用神煞,感觉精神上都有点受不了,实在太耗心神。

经常是看过了数万字的古籍内容,对着一个神煞名字发上半个小时呆,然后朦朦胧胧觉得有点什么要冒出来,却始终抓不住,虚火上升,抓心挠肺,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才舒服,就像河上的一只猫隔着冰层看游鱼,真是百爪挠心。

折磨持续一段时间,突然感觉抓到了一点什么,像一个张牙舞爪的疯子试图抓住春风,却突然在风里抓到一根头发,一下子就凝住了,不敢动不敢看不敢喘气,唯恐这一点蒲公英似摇曳的微弱灵光飘远。

然后就是玩命转脑筋,看过的文字全都涌出来,充塞身边的所有空间,以至天空大地满满都是,大气也不敢喘地从里面抓到几句话几个词,总算有了一点实际线索。

接下来就是玩命查资料,找出处,翻案例,验证事项,考证时间,持续到有了心力衰竭的感觉时,差不多就能有个初步结论了。

后面就是不断和其他内容交叉验证,修正细节,有时候想得狠了,还会有一些仙人指路的玄幻梦境,梦里有真知灼见的提点,也有完全不着边际的胡言乱语,总之又是一个打铁磨刀的过程,苦不堪言。

折腾到最后,一个概念终于相对完满,可以拿出来使用,还需要在实践中反复拓展认识加深理解,漫漫长路看不到尽头。

有天读易案看到“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这诗真就是专门嘲讽我这种命格的人了……

Last modification:June 28th, 2019 at 01:52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