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时代的历史总萦绕着几分神秘蛮荒的气息,说起名字里很多生僻字的三皇五帝,由于时间太过久远,留在我们印象里的只有历史书上的模糊线条,他们的功绩与辉煌早已在时光的冲刷下消褪殆尽。

但有一位帝君的后人,形象却一直十分鲜活,因为他与“长生不老”这个经久不衰的话题沾上了关系。

篯铿(jiǎn kēng,音减坑),据说是五帝之一颛顼(zhuān xū,音专虚)的玄孙,他另一个没有生僻字的名字“彭祖”知名度就高了,广泛出现在各类野史杂谈、志怪小说等文学作品,以及相声段子、太平歌词等曲艺形式中,往往被尊称为彭祖爷。

0M3Cn6N7LW.jpeg

作为一个在殷代末年已经有七百六十七岁的男人,他对长生的看法自然值得我们借鉴一番,更何况世人说他寿高八百,只是按照他最后被人见到的时间计算的,实际活得更长也说不定。

对长生的追求,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人类的起源时期,渗入了我们的文化命脉,在如此漫长的求索过程中,自然留下了色彩斑斓的无穷印记,比如白居易就有一首通俗易懂的长诗叫《梦仙》,说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人有梦仙者,梦身升上清。
坐乘一白鹤,前引双红旌。
羽衣忽飘飘,玉鸾俄铮铮。
半空直下视,人世尘冥冥。
渐失乡国处,才分山水形。
东海一片白,列岳五点青。
须臾群仙来,相引朝玉京。
安期羡门辈,列侍如公卿。
仰谒玉皇帝,稽首前致诚。
帝言汝仙才,努力勿自轻。
却后十五年,期汝不死庭。
再拜受斯言,既寤喜且惊。
秘之不敢泄,誓志居岩扃。
恩爱舍骨肉,饮食断膻腥。
朝餐云母散,夜吸沆瀣精。
空山三十载,日望辎軿迎。
前期过已久,鸾鹤无来声。
齿发日衰白,耳目减聪明。
一朝同物化,身与粪壤并。
神仙信有之,俗力非可营。
苟无金骨相,不列丹台名。
徒传辟谷法,虚受烧丹经。
只自取勤苦,百年终不成。
悲哉梦仙人,一梦误一生!

一个偶尔做了长生美梦的普通人,对感觉真实无比的幻境信以为真,抛弃世俗的一切遁入深山,却直到老死身化粪壤,也没有等来期待的飞升。

白居易说:相信世上是有神仙的,但并不是人力可至的境界,没有这个命,就干不了这个事,按照那些神神秘秘的方法,辛辛苦苦整了一辈子,到死也成不了,可叹这些做着美梦的傻蛋们,因为一个虚幻的梦,辜负了原本可以很美好的一生。

当然了,与此相反的修行有成的记载可能更多,广泛记载于《神仙传》等我们现在认为是小说的书中,虽然记述流传的彭祖言论也是出自同一本书,但他老人家的观点却“朴实得不像玄幻派”。

在还是“小彭”的时候,彭祖就不喜欢同龄人那些丰富多彩的生活,对别人热切追求的名声啊、金钱啊、爱情啊、呼朋唤友策马奔腾啊什么的,他都提不起丝毫兴趣,整天就是琢磨着怎么养生、保身。

结果这么另类的行为竟然很是传出了一些正面的名声,以至于被当时的王听说了之后,下令委任他为大夫,这可是一步到位跨进贵族行列了,等于免试解决了高级公务员编制。

由此可见古人的包容度比今人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你再看看身边那些一边跳广场舞一边看到你练八段锦觉得你脑子应该是有瑕疵回去在楼底下扎堆议论你的大妈们,有没有历史车轮滚滚倒退的声音在你心头响起?

小彭当了公务员之后也不干什么正事,本职工作放一边,整天还是自顾自修炼,并且时不时吃点水桂云母粉麋角散之类的奇怪药粉,引人侧目估计少不了,但问题是小彭很多年一直不见老,总是一副岁月不忍伤害的花样美男的形象,慢慢地大家对他就都佩服起来了,舆论自然有了巨大的改观,当然这可能与看不惯他的那些人都病死老死了也有些关系。

小彭已经成了大彭了,性格更加沉稳,整天就是闷闷地自己修炼,谁来问都是装傻充愣,从不宣扬自己有什么秘诀,也不整什么奇怪的言论或出格的行为来吸引眼球,当然更不会像我这样写些什么鬼啊神啊的话题发公众号这么无聊。

大彭有时候会孤身一人出去徒个步啥的,而且什么装备也不带,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当时人类生活的区域很小,旷野很大也很危险,豺狼虎豹什么的都不是动物园学过八荣八耻、科学发展观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那种,在野外碰到了基本肯定当时就被民主集中了,但大彭每次即使消失个几百天,回来还是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的样子,可以说是很有点本事了。

当时的王很多次亲自登门求教,大彭都不怎么理他,每次都只是避重就轻云里雾里忽悠一通,王只能使劲给钱看能不能感动天感动地,前后累积了一个巨大的数目,大彭每次都是毫不感动又毫不客气地收下,然后转手又都转赠给了贫贱的底层人民,自己一点也不留。

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当你可以活到那么久的时候,金钱权势什么的已经是实实在在的过眼云烟,与时间比起来毫无意义毫无价值了。

当时王身边还有个叫采女的修行者,二百七十多岁了看着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平时享受的是相当于腐败高官的豪华待遇,王看自己一趟趟跑都是热脸贴冷屁股,心思活络之下,就琢磨着派既是异性又是同道的采女去向彭祖请教延年益寿秘法。

同道来了,彭祖自然不好意思直接推出去,而且人家又相当客气,于是就简略地谈了些理论层面的内容。

0M3Cn6mwNh.jpeg

下面就是彭祖和采女谈话的实录了,这是我在心源精舍房顶上吃着烧烤喝了几瓶啤酒夜观天象后,亲耳听到说的,那必须是千真万确啊。

彭祖和采女分宾主落了座,彭祖从后腰摸出来一把小扇子,慢悠悠地开口说:采女啊,你看你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来就来吧,还拿东西,多不好意思,今天老汉我正好有空,就跟你念叨念叨吧。

长生不老可不是个简单的事,咱们的王念念不忘的升天当仙官,那得吃仙丹,这个太高端,做君王的人就不要想了,弄不成的。

但是呢,如果爱护与涵养身体的精和神、服食草药,懂得了阴阳交接的道理,是可以做到肉体长生不衰的,只是不会有役使鬼神、乘风而行这些高科技能力,拗不过我想王应该也不怎么在意这些,毕竟咱们老么大一个国家,也不缺马仔和豪车嘛。

我这个人命苦,没出生父亲就死了,三岁母亲又去世,接着赶上犬戎之乱,从小就吃尽苦头,在西域那样偏远恶劣的地方熬了一百多年,先后死了四十九个妻子、五十四个儿子,那必须有些伤心难过啊,历经忧患反复折腾,伤了身中和气。

你看我皮肤都没有什么光泽了,气色这么差,已经达不到一个年轻美男子的最低标准,估计也活不了几天了,由此可见我这个见识也是很浅薄的嘛,问我是不是挺不合适的,要不我给你推荐个大牛吧,你去问问他。

在大宛山有个叫青精先生的大牛,据说都活了一千多岁了,还是个小盆友的样子,一天能走五百多里路,轻松刷爆各APP运动榜,而且能一年不吃饭,超级省钱,也能一天吃九顿,轻松把那些搞直播的大胃王秒成渣渣,这么厉害就问你怕不怕!请教这样的大牛才合适嘛,你赶紧去吧,再晚就赶不上最后一班二路汽车了。

采女沉默了一下,可能考虑到五十米长的大刀抽出来有点费劲,于是还是沉稳地说:请问这个青精先生这么666,是个什么类型的仙人呢?这是专精力量还是法术的,还是干脆就是个魔剑士?

彭祖回答说:老铁你猜的也太没谱了,他只是个得道者罢了,并不是仙人,根本没转职,哪有什么专精,点都是系统分配自动加的好不好。那么你说的仙人是什么样的呢?

要么虽然没有翅膀但能在云彩里飞来飞去捉迷藏,要么骑着大龙驾着云彩直上南天门门口去摆摊,要么就一下子变化成麻雀燕子狗子老虎啥的力压专业coser,要么就名山大川到处去旅游呼啦就到了老方便了,免受飞机高铁大巴车小公共三蹦子拖拉机马车驴车滴滴打车等交通颠簸之苦。

有的就爱当美食家,吃点元气、仙草什么的你们这些俗人见都没见过的高级料理,也有好热闹深入凡人世界微服私访体验基层生活挤公交地铁骑自有二八大梁自行车共享单车什么的也不会被认出来拍照发上晚报,还有的干脆就隐身了干点自己爱干的事,深山老林原始森林热带雨林河边小树林什么的走一走,虽然不整容但脸型也变了,身上也长出了奇怪的毛,长的和普通人大不相同,主要活动在僻静幽深的地方,不与俗世的人有任何交集了。

但是,但是啊。

老彭我觉得这些仙人虽然是长生不死了,可也毫无人性,不,人情,以及世间一切的美好了,就好像山雀这种小鸟进到水里变化成了蛤蚌这种小贝类,山鸡这种大点的鸟进入水里变成了蜃兽这种能制造海市蜃楼的大贝类表演艺术家一样,已经失去了本真,转而变成异类,不能算人了,这就不大好玩了。

我知道这一段估计听起来有点懵,但老汉我掐指一算,N多年之后一个叫唐的朝代里会出现个叫谭峭的小盆友,写了一本再后来被收入《道藏》的书叫《化书》,专门论述这种变与化的规律的深奥之理,你要是能活到那时候的话,可以找来读读嘛。

0M3Cn6OYZJ.jpeg

采女:啥?

彭祖:没事,今天天气哈哈哈,我们继续。

总之仙人已经变成了另一种有异于人的生命形态,这个形态虽然有长生不死这个好处,但我还是觉得做人比较有意思,毕竟人也可以长生不死,没必要非得变成仙人啊。

我估计后世肯定得有些二愣子们,会以为长生不死和修道、成仙啥的是一回事,所以才跟你多谈几句,万一有人能记下来传于后世,也方便他们参考嘛。

那么作为人想要长生呢,还是可以有正常的生活,吃点好的喝点好的穿点好的,像我这样当个官啥的,都不叫事,只要有方法,身体健康,长得好看,年龄大了也不衰老,外界不利的环境、鬼神精怪、武器、毒虫、别人的褒贬议论什么的都无法伤害我,可劲地活老么久了也没问题。

人先天是有有利条件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人本来就是受庇护的,普通人只要能不作、调养得宜,即使什么养生之术都不懂,也能活到一百二十岁这个正常寿命,活不到的都是作的,减损了自己本有的寿命。

稍微懂一点浅层次的养生之术,那就能活到二百四了,再多懂一点就能活到四百八,能完全整明白的,就可以不死了,只是并不能成仙罢了。

养生之道,只有“不伤”这一点而已。

四季交替,要遵循四时的规律,肉体就不会出问题;美色、娱乐这些,不要迷失在里面,精神也就不会出问题。至于像车啊房啊衣服啊化妆品啊这些物质条件,要知道知足,就可以凝聚精神情志不受伤害;音乐啊电影啊游戏啊手机啊这些牵涉心力的东西,把握住愉悦身心的度而不放纵以至造成负担,也就不会伤害到心智。

这些东西其实都可以起到养生延寿的作用,但关键是要能权衡、约束、适度,否则就是让人速死的毒药了。

以前的明白人们,怕后世子孙智商有限,把握不了度的问题,造出大事来,所以就留下教诲,从源头上严格限制,啥也不让整了。比如下面这些广为流传的说法,都是基于前述考虑的防呆设计:

上士别床,中士异被,服药百裹,不如独卧。(我是防呆设计,彭老汉不赞同这句话)

这是说想活得久就得禁欲,男女之事就不要想了,高级的不和伴侣睡一张床,中级的睡一张床不盖一床被子,低级作死的才同床同被一起睡,吃补药无论吃多少,养生效果都不如完全禁欲自己睡。

这种话对娶过四十九个老婆还活到六七百岁的我彭老汉来说,自然是懒得一驳了,我娶这些个老婆不花钱吗?娶来难道是为了分床睡的?宛如智障一般嘛。

五音使人耳聋,五味使人口爽。(我是防呆设计,彭老汉不赞同这句话)

这两句话有点眼熟,采女你不知道也正常,也是老汉我掐指提前算出来的,这据说,据说啊,是后世一个没出生就老了赢在起人生跑线上的超人说的,但我看他这个锅背得也有点冤,先贤们还是低估了后世子孙智商退化的速度啊。

还有很多差不多的话就不列举了,意思就是外在的这些刺激会让人感官失调,欲望失调,进而内分泌失调各种失调,然后就过分快速地燃烧小宇宙,早早提前回归女神的怀抱了。

本来前面这些话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凡事要讲条件,也不能脱离常识。

N久以后某个挺冷的叫瑞士的地儿,一个叫帕拉塞尔斯的小伙会写下一句“Dosis facit venenum.”这是拉丁文,采女你懂不?不懂?你脸色不大好嘛,是坐久了累了?不是?哦,没事没事,你不要拔你五十米的长刀嘛,怪不方便的,我不问了不问了……

拉丁文我也不懂,但演绎后的名句是:离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

并不是说一听音乐一吃点有味道的东西就聋了失去味觉了,这明明已经在侮辱智障了嘛,当然了,像亩产万斤这种脱离常识的事就更不能信了,对吧。

所以说嘛,像上述这些事,如果能根据人自身的具体情况,用最适宜的方式处理,节制或者提倡,都根据规律和个体差异来决定,那么不但不会减损寿命,反倒会滋养身心、延年益寿。

这就像水和火一样,如此精粹的物质,使用得当有大助益,使用不当有大损害,这是个要求很高的技术活啊。

人是由于内里经脉损伤、血气不足、身体虚弱、精元亏虚,已经是有病的状态,所以才会被寒气、酒色这些外在条件引动,表现出病来,如果本来内里就是元气充盈实在的,岂会生病呢。

能伤人的东西多了,比如思虑过多耗神过度,忧虑、欣喜、悲哀、气恼等情绪过度起伏,长期存有过分的愿望希求等,都会引起阴阳不协调而致病,怎么可能只是禁绝男女之欲这么简单,岂不是有点傻了吧唧乎。

男女是阴阳相生相成的关系,与天地之间的关系一样,男女之事符合自然的规律,让人不失阴阳的协调和谐,是顺应规律的行为。天地得到了阴阳交接之道,所以能长存不灭,人失去了阴阳交接之道,所以才会有“伤”以至死亡存在。

能避免种种伤人的事情,得到阴阳交接和合的方法,就是长生不死之道。

天和地白天分开晚上相合,一年交接三百六十次,天地的阴阳精气和合,所以才能源源不断地生出天地间的万物存在,人能效仿到这个“道”的话,也就可以和天地一样长存了。

当然为了防呆,还是要声明一下,这里说的阴阳交接是自然规律的层面,并不仅指男女之事,其只是规律当中的一个应用部分。就与后世会出现的道家小朋友们讲的阴阳丹法一样,并非指男女阴阳层面,而是虚空阴阳,自然有他们的神妙之处。

比阴阳大道次一点的方法,就是得到天地之间的真“气”。

这个气是宇宙最精微最本源的物质,构成“存在”的最基本单位,有时会写作“炁”,并不是气功的气、空气的气、气感的气、气球的气等等,总之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真能得到它也就保证了肉体的纯粹与坚实,道家那帮小盆友神叨叨不肯明说的“阳神”你懂不?其实就是说的它啊。

当然采女你不懂也正常了,毕竟你也没看过修仙小说嘛,我跟你说,那真是老好看了啊,隔壁张老二你知道不?就是跟着村里巫师吸毒的那个,自从看上修仙小说,毒都戒了,我跟你说采女……哎哎,刀,刀……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那啥其他的吐纳导引啊、持咒念经啊、意念观想啊什么的一千七百多种方法,还有按照天时朝这朝那神叨地练功啊、忏悔罪过祈求上苍原谅啊、早起晚睡吃斋食素爱护小动物啊什么的,都不是长生真道。

这些方法也是好的,但都只适用于教导初学者,是让他们学会约束身心、打基础的方法而已,并不是大道。

人如果能得到前述两种大道的方法,自然会实现所有的身心效应,并不需要刻意为之。

如果舍本逐末,认为那些入门的粗浅方法才是大道,跟他们说真话而不相信,对书上写得简单明白的真实内容,觉得太轻易浅显而不屑学习实践,整天研究些看起来繁复高端神神秘秘能累死人的东西,倒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了,整个人也仙风道骨起来了,可实际上弄到死也然并卵,不是很可悲吗。

人活于世,苦于事情繁多,瞎忙误撞虚度一生,很少有能弃世而独立、脱离这个烦乱环境的人,即使大道教给了世人,世人终究也是做不到,所以直接教授大道并不能起到度人、利益人的作用,这不符合传道的本意。

世人只知道研究房中术、练闭气功、节制思虑、调和饮食什么的,以为这样就得道了,愚不可及,怎么能授予大道啊。

所以我的老师当年就写了《九都》、《节解》、《指教》、《韬形》、《隐守》、《无为》、《开明》、《四极》、《九灵》等一堆我也不看的经典,共有一万三千条,用以教导那些刚入门学习的人,采女老铁你就拿去研究使用吧,回去好交差,而且要是你真能研究出点啥来,多活个千儿八百年的估计也成。

行了,采女老铁再见,我得下播洗澡了,呵呵。

到这里我的烧烤也吃得差不多了,还剩半瓶啤酒。

这时间万籁俱寂,北斗光耀,冷清清更深人静,空荡荡明月高悬,风抚松涛绝尘埃,山岚烟云起苍茫。

好吧,精舍房顶上蚊子多,咬人厉害,喝完酒赶紧下去,后面的故事咱简单说说就行了。

Dunnn~

采女回去教了王王试了很有效起私心秘藏禁止研习彭祖之术谁练杀谁并且想连老彭一并弄死老彭就跑了七十多年后出现在流沙国西边还是那么帅那么年轻王不常练功还活到三百多岁仍很壮像五十多后来遇到个姓郑的磨人小妖精破了功就挂了再后来有个叫黄山君的得到彭祖之术几百岁了还很帅很年轻他辑录彭祖言行而成彭祖经当然这书也失传了你们就别百度了搜到的都是假的

Dunnnn~

彭祖的故事让我们更觉得人生短暂有的养生客户说这不能吃那不能喝这不能做那也不行我活着还有shengme意思嘛这就好比深山野人粗茶淡饭偶食咸鱼觉得就是世上最高美味却全然不知还有清蒸海鲜麻辣小龙虾辣烤鸡翅红烧狮子头烤鸭小笼包肉夹馍大盘鸡水煮鱼宫保鸡丁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等等美食一样是个视野问题健康长寿的乐趣多了你只是还不知道以你的层次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

Dunnnnn~

想知道最适合现代人最简单最方便最容易做到但效果不容小视每天二十分钟能坚持下来一定收获不小的养生法门不要998不要98不要9块8直接在本公众号回复彭祖二字即可获得酒喝完了老铁们咱们下次再见

提前写好的后了个记

本文依据《太平广记》中关于彭祖的记载内容,斗胆结合个人理解与现代人语境做了演绎和丰富,但自认为核心实质仍与原文相契无二,故谢绝考据癖质疑和探讨。

虽然基本是废话,但字里行间已略泄修真之秘,我心甚慰,留待有缘。

我不是东北人,但热爱东北话的喜剧效果,开心最重要,不是吗?

文中关于“智障”等词语的使用仅限于网络流行语的特定语境,对残障人士并无任何调侃侮辱之意。每个人都是世界的孩子,平等无二,平视才是最大的尊重。为免网络圣母误会,特此声明。

另外啰嗦一句,《太平广记》此书现在能找到的所有版本的译文,都是漏洞百出,与原意相去万里,朋友们如果有兴趣,还是直接读原文为好。

Last modification:July 4th, 2019 at 12:25 a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